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皖的博客

倾听。入戏。吹牛皮。扯椰子。

 
 
 

日志

 
 
关于我
李皖  

职业报人, 业余写作。著有《回到歌唱》《听者有心》《民谣流域》《倾听就是歌唱》《我听到了幸福》《五年顺流而下》《人间、地狱和天堂之歌》《多少次散场,忘记了忧伤——六十年三地歌》《暗处低吟》《亮处说话》《娱死记》《锦瑟无端》等书。在《读书》杂志开有专栏。曾任华语音乐传媒大奖第二、三、四届评审团主席。另编纂有万里茶道著作《重走中俄万里茶道》《俄罗斯的中国茶时代》。商业用途转载, 须先征得同意。非商业用途自便, 惟请注明作者和原文链接。我的邮箱: lwan艾特vip.sohu.com

网易考拉推荐

襄阳:巨埠的两副面孔  

2014-08-30 00:41:57|  分类: 叙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襄阳:巨埠的两副面孔

特派记者李皖 郑汝可  发自湖北襄阳

襄阳:巨埠的两副面孔 - 李皖 - 李皖的博客
 

19日,本报“重走中俄万里茶道”采访团告别了天门,沿着与汉水大致平行的高速公路,抵达襄阳。

一个巍峨的城市,宛若古代都城,撞入眼帘:城墙城楼雄伟壮阔立在半空,俯瞰着浩浩大河——听来过的记者说,这就是襄阳古城,下面就是汉水。

它已经有2800年历史了,却依稀保持着历史上的形象,令人赞叹!

 

历史选择了襄阳


襄阳是万里茶道的汉水中枢。今天称为襄阳的这个地方,在当年万里茶道上,是三个重镇,汉水北岸的襄阳(今襄城);汉水南岸的樊城;再往上游去90公里汉水东岸的老河口。

当年,携货北上的茶商们,将茶包塞满襄阳楸子,离开汉口,经天门岳口,逆水行舟20。一大批樊城卸货,体积小的船北上,驶入狭窄的唐白河;一小批在老河口卸货,换上骡马西进,入川陕,走兰州;而巍峨的襄阳城,隔江默默俯瞰着这忙忙碌碌。

该怎样看待襄阳在中俄万里茶道上的地位?接待我们的湖北日报襄阳分社副社长邓洪涛说,“南船北马,汉水中枢”,在中国版图上,只有汉水是南北向的,它连接起了长江与黄河,连起了北方与南方,而襄阳正在中心点上。

所以它自古就是重镇,扼住了南北的咽喉。据襄阳地方志记载,唐代元和年间,全国有4个人口过10万户的城市,襄阳是其中之一,仅次于长安。“万里茶道选择襄阳,正如同历史上的历次选择一样,贯穿南北中国,这是一个绕不过去的点”,邓洪涛说。

如今的襄阳,是湖北省城区面积仅次于武汉的第二大城市,包含了襄城、樊城、襄州三个区以及老河口等多个县市。

“万垒云峰趋广汉,千帆秋水下襄樊”,与邓洪涛交谈着,记者仿佛看到当年茶道上船只南来北往、码头上人们川流不息的景象。

 

看不见的收藏


20日,循着当年的茶路旧迹,采访团走访了樊城码头、老河口码头、汉水河道、唐白河河道。

史载樊城当年有22个码头,沿江一字排开,帆樯如林。挨着江,堤岸上一条繁华路,商行、货栈、银楼、店铺、手工作坊密布,号称“九街十八巷”。

带我们一同走访的,是襄阳地方文化研究者、襄阳文化遗产民间保护组织“拾穗者”的发起人李秀桦,他带来一本团队编印的《留住记忆》的小册子1999年樊城汉江大道的景象,依稀寻得当年旧影——密密匝匝的黑色布瓦和白色山墙,呈两列沿江排开,繁密、古老而沉重。

现在我们站在原处,眼前是一条一片建筑也没有的宽阔大道,沿江展开,一直伸向远处的汉江长虹大桥。经济变化、战争、防洪建设、城市发展,从上世纪30年代起至本世纪,终将旧的格局扫尽。

岸边,樊城的码头,也已经没有。官码头留有最后一个趸船,变成了水上餐厅,招牌上写着“施家小院”。三艘小舢板停在湾内。据说是给有雅兴的散客作渡船跨江一游用的。

“九街十八巷”还剩下一条巷,叫陈老巷,150米长,作为国家历史文化街区保留下来。过去这里煤油、颜料、布匹、制帽、制线、梳篦等商铺、作坊林立,现在完全是民居。记者采访了94岁老太衡德华,在这里住了60年、4代人。

“住的都是老户。孩子大了就走了,有时来看看,有小时候记忆,”衡老太说。

老河口与此类似,也留下一条明清老街,叫太平街。据老河口市政协主席李守成说:“街上最老的房子有400年。”

20日上午,从陈老巷走出去,上磁器街。街上已经全部“现代”了。李秀桦一路上给我们指点:这里原来是个会馆,这里原来是个老字号,这里……记者仿佛茨威格小说《看不见的收藏》里那个访客,在听失明的老人讲述实际上已经不存在的他的珍藏。

 

老河口旧码头在水底下


靠近襄阳这一段,唐白河足足有300米宽;汉水如长江中游一般宽阔;老河口的河口长度,已经像一个湖,约有2公里。

“今年天旱,否则还要宽”,襄阳市农科院副院长张耀华说。

张耀华告诉我们,由于下游建水电站,水位抬升,万里茶道东来襄阳所经过的诸多浅滩,已经都没有。“那些弯弯曲曲的河道,也已经被扯直了。”

“老河口的旧码头、驳岸,都在水底下。”老河口人、湖北玉皇剑茶叶有限公司董事长张于学告诉我们。

“天下十八口,除了汉口是河口。”提到过去的老河口,当地人一再引用这句谚语。

21个码头,如今淹没在水下。十里江面六七千条船,早已经是传说,淹没在历史的深处。20日傍晚,暮色苍茫,我们的眼前是一片像湖一般的空茫茫水域。背后,汉江关下的大街和广场,置换掉当年的明清集市,大妈把广场舞跳得震天价响。

李守成告诉记者,当年老河口至汉水河床宽、水势稳,往上走水急滩险,因为这样,它成为万里茶道分货西行的中转站。水运是最省力、最便宜的运输方式当时,汉的可利用性超过了黄河和长江。“光绪年前,码头周有商铺1200余家、外商几十家,老河口闻名全国。”

“兴也水运,败也水运。”1908年京广铁路通车,贯通南北把老河口这个发达的水运城市变成了交通的死角,“小汉口”衰落了。“但老河口与汉口的联系在延续,直到现在,生意人还是喜欢到汉口打货,”李守成说。

茶路没有了,茶文化留下来。记者看到,沿河沿街,吃晚茶生意火爆。据当地人介绍,老河口人喜欢这种热闹,喜欢吃完饭喝喝茶,一起聚谈到很晚。

 

历史名城的矛盾心理


20日晚、21日晨,记者回到襄城,踏访这座襄阳古城。

古城四座城门,经历代修建,保存完好。包括整座城墙,还在守卫着原来的疆域

瓮城的石板路上,当年车来车往留下的辙印,依稀尚在

《襄阳港史》记载,19世纪,俄国商人汉口经襄阳销运至西伯利亚及蒙古的茶叶,运巨大。1892至1901年《通商华洋贸易总册10年报告》上写道,从清同治十年至光绪二十年(1871-1894年),俄商经襄阳转运的茶叶占总量15.9%,最高年份占64.7%。

在城墙俯视河岸,当初码头边拴船留下的凿洞仍在原处,周围零星坐着垂钓的市民内,则是一排仿古建筑,恍忽间仿佛百年前景象。

在城墙上,记者看到清代模印城砖,印有 “道光六年城工”“咸丰二年城工”“光绪十八年城工”等字。

记者在现场了解到,襄阳古城墙全长7.3公里。城墙外一边汉水,一边有护城河,保持了历史上的格局面貌。

今天的襄阳市,建设发展很快。汉水这边,古襄阳的模样基本保留了;汉水那边,新城新路新区一片片立起,樊城、老河口,茶路旧码头的景,基本消失。记者问李秀桦什么感受他说:“像陈老巷那种房子,排水、厨厕都很成问题,要我是一天都住不下去。发展快是好的。但城市要留住它的记忆它的根,留住一点最后的标本吧,主要是精神上的,乡愁和念想。”

  评论这张
 
阅读(139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