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皖的博客

倾听。入戏。吹牛皮。扯椰子。

 
 
 

日志

 
 
关于我
李皖  

职业报人, 业余写作。著有《回到歌唱》《听者有心》《民谣流域》《倾听就是歌唱》《我听到了幸福》《五年顺流而下》《人间、地狱和天堂之歌》《多少次散场,忘记了忧伤——六十年三地歌》《暗处低吟》《亮处说话》《娱死记》《锦瑟无端》等书。在《读书》杂志开有专栏。曾任华语音乐传媒大奖第二、三、四届评审团主席。另编纂有万里茶道著作《重走中俄万里茶道》《俄罗斯的中国茶时代》。商业用途转载, 请事先征得同意。非商业用途自便, 惟请注明作者和原文链接。我的邮箱: lwan艾特vip.sohu.com

网易考拉推荐

在张家口拜谒俄商无名墓  

2014-09-26 04:11:55|  分类: 叙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家口拜谒俄商无名墓 

附近曾是万里茶道“旱码头”


在张家口拜谒俄商无名墓 - 李皖 - 李皖的博客

 

本报河北张家口专稿 特派记者万建辉

 

827日,在张家口元宝山半山腰,本报“重走万里茶道”采访团找到了遗留在这里的近代俄国商人墓地,通过走访当地村民,初步揭开了这块墓地背后的故事

 

破碎墓碑残存俄文

 

大境门往西沟,一条公路沿着大沙河河床向北延伸。

随行的张家口日报记者手指河沟西面元宝山半山坡说,那就是俄商墓。

记者和几名团队成员爬上土坡,眼前出现大U字形石墙围出的一片平地,步行测量,长约40米,宽约30可见10坑。

几株树下有石块走近看,是碎的墓碑石条和几块石块上看得见俄文,只留下上半截,下半截字母断掉不见。通过两个条形石块长度,可推断出墓碑平面为长方形,约1.8米,半人高

墓地面向公路的方向有当地政府于2011年立的碑,碑上有“俄商墓遗址”5个红色大字背面刻:“俄商墓元宝山村西侧南山腰处,墓地主人在山腰修筑了三个平台并修建了护坡,墓地位于最上面一个平台……张库大道兴盛时期,俄国商人在此经商,入乡随俗,死后就地埋葬据当地人介绍,其后人已于20世纪80年代将骨灰迁走,现在,基址还依稀可见。”

 

多国洋行入驻“旱码头”

 

碑文所述,与张家口地方史专家刘振瑛告诉我们的情况基本一致。但俄罗斯墓碑是什么时候立的?葬了多少俄国商人?墓碑为什么会被破坏?这些问题仍不明了,刘振瑛和本地随行记者也不清楚。

为了弄清这些问题,采访团走进墓地对面的元宝山村。在一家小超市,59岁的李树雄告诉记者,他小的时候俄商墓前头有石桌,山坡有石阶墓碑是文革反修时毁的,为了学大寨,石阶拆了用于修梯田。

李树雄说,听老人们说,大境门到元宝山这一带原来是旱码头,大沙河以前是有水的,可供牲口饮用元宝山村一带当时热闹,到处都是商铺,有钱人都在这里。当时村子里好些人会讲俄语、蒙语,这些人现在都不在了。

刘振瑛证实,1727年,《中俄恰克图条约》签订后,从汉口到俄罗斯恰克图的“茶叶之路”要经过张家口,张家口成为中俄贸易重要陆路口岸。当时清政府海关收入的两个主要来源,其中之一是张家口的关税。

1909京张铁路开通,张家口的中俄贸易到顶峰。张家口成为驰名中外的“陆路商埠”,被冠以“旱码头”美名

当时大沙河河谷的元宝山、石匠窑、南天门一带,俄国茶庄、洋行、邮局、银行林立,英、美、日、法、德的洋行也来到了这里

 

墓前曾立有石制十字架

 

说到俄商墓的石碑,李树雄说,碑上的俄文是元宝山石匠窑的村民刻的。他有个孙子叫皇甫永华90多岁,前些年才过世。他爷爷要是还150多岁。

为了进一步提供情况,李树雄找来了俄商墓墓人后代,同村人、60岁的李宗桃。

李宗桃说,当年他家房子在俄商墓上边,是俄国人修好给他家住的。墓地里共5个墓,用花岗岩围起来,是多个俄国商人合葬形成的。

“我爷爷看坟看了11年,俄国人给一些报酬。我父亲1941年参军走了,自那以后就没看坟了。”李宗桃说。

听说李树雄的父亲李宗吉对俄商墓更了解,记者下午3时再次来到元宝山村80多岁的李宗吉老人和另外几名村人每天下午2点半准时村头几棵树下聊天,听收音机里的晋剧。

李宗吉描述俄商墓地共有10多个墓,每个墓长方形,立了石头的十字架,十字架上镶死者相片,墓地共葬了30多人听老人说,俄商根据宗教习俗,用白布一卷就埋了,所以地下没有棺木

上世纪30年代,他还是孩子的时候,就有这个墓地墓碑是文革时本村人砸的,那个时候反苏修反得厉害。

李宗吉说,“当年会说俄语的人可多了,我也会几句俄国邮局就设在西沟俄国商人雇中国人做饭,主要吃面包他们开了不少茶叶铺子。日本人、法国人、德国人也在这一带开洋行,买卖皮毛、药材。

20世纪20年代,张家口通往库伦(今乌兰巴托的张库大道商业往来骤减。1929年,商道彻底中断,外国商人都走了。

关于俄商墓,张家口地方史专家刘振瑛曾做过考察,他向记者出示了他写的一篇文章,其中这样描述:“村西的一处墓地占地约1.5亩,墓地中大约有五六处呈小坑状墓穴。墓地碑碣损坏严重,仅存部分残损俄文字母和一个标注为1902-1-22的时间痕迹。残损俄文字母中,亚历山大一个俄文单词尚可勉强辨认,其字母已无法辨认。”

刘振瑛说,他的考察发生在多年前,也有不准确之处,与此次长江日报“重走中俄万里茶道”采访团的考察结果在细节有出入,实属正常。

上世纪80年代,俄商遗骨究竟是如何迁走的?迁走时的现场情形如何?采访团寻访了元宝山村多位村民,未找到目击者;经历过那个年代的村民,均称不了解情况

  评论这张
 
阅读(127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