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皖的博客

倾听。入戏。吹牛皮。扯椰子。

 
 
 

日志

 
 
关于我
李皖  

职业报人, 业余写作。著有《回到歌唱》《听者有心》《民谣流域》《倾听就是歌唱》《我听到了幸福》《五年顺流而下》《人间、地狱和天堂之歌》《多少次散场,忘记了忧伤——六十年三地歌》《暗处低吟》《亮处说话》《娱死记》《锦瑟无端》等书。在《读书》杂志开有专栏。曾任华语音乐传媒大奖第二、三、四届评审团主席。另编纂有万里茶道著作《重走中俄万里茶道》《俄罗斯的中国茶时代》。商业用途转载, 请事先征得同意。非商业用途自便, 惟请注明作者和原文链接。我的邮箱: lwan艾特vip.sohu.com

网易考拉推荐

“茶话俄罗斯”之乌兰乌德:东西伯利亚的中国面孔  

2014-10-09 11:17:31|  分类: 叙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特派记者郑汝可 发自俄罗斯乌兰乌德

 

“茶话俄罗斯”之乌兰乌德:东西伯利亚的中国面孔 - 李皖 - 李皖的博客

 

    9月7日,采访团抵达俄罗斯第一日,即赶夜路前往乌兰乌德。

    乌兰乌德是布里亚特共和国首府,东西伯利亚地区第三大城市。造城之初,它叫“上乌金斯克”,是运茶商队前往伊尔库茨克的必经点。

    时间紧张,路途中,向导给我们安排“布里亚特包子”作为晚餐。包子羊肉馅,与中国西北的灌汤包相似,只是个头大了几倍。据说,这是当地的传统小吃,佐以砖茶食用。

    到乌兰乌德时,已是凌晨。8日一早,我们开始了在乌兰乌德的采访。

    乌兰乌德已是秋季,西伯利亚的明媚给城市洒下一片金晖。有轨电车咣当当满城跑,车上白种人黄种人参差错落。

    带路的当地俄语翻译,叫“高德”。初见面,小伙儿流利的中文和亚洲面孔,让我们误以为他是华裔。实际上,他是土生土长的布里亚特人,中文是在当地学的。

    高德带我们来到市中心苏维埃广场,这里见证了万里茶道上中西茶市交汇的盛况。广场南面,当年的茶叶交易市场,一个个拱门连成300米的乳黄色长廊,旧貌如新。

    站在广场上,高7.7米的巨大列宁头像,提醒我们身处俄罗斯。来来往往女孩,大多有一张东方面孔——大脸盘、五官扁平、个儿不高、黑发……

    高德告诉我们:乌兰乌德人口40万,主要是布里亚特人。布里亚特人属蒙古人种,长相偏向东方。

    不仅如此,布里亚特人多信奉佛教、萨满教,乌兰乌德是西伯利亚的佛教中心。在郊区,有西伯利亚最大的伊沃尔金斯克佛学院。

    地方志专家扎尔萨拉耶娃(Баирма-Рада Жалсараева),同样有着一副亚洲面孔,她告诉我们:当年茶叶贸易中,乌兰乌德是中国商人入俄的首选。列宁大街上,至今仍保留有当年中国商人的店铺遗址。

    “他们来到这里,很多人定居下来,与当地人通婚,繁衍后代。”扎尔萨拉耶娃说,有一位姓杨的京剧名角,在乌兰乌德很受欢迎。他的后代,因种种原因已改名当地姓氏。

    我们在广场问路,未曾想,对方是中国人。他用中文说,祖辈经商来此,自己生在长在这里,与故土再无联系。

    这个城市的年轻人,仿佛对中国有着极大热情。路边有年轻人主动对我们说“你好”。用英文问路,小伙儿听不懂,直接用中文回答:“往右边走就可以。不用谢。”

    高德说,如今人们穿着国际化,乌兰乌德年轻一代,难以分辨是中国留学生还是本地人。

    扎尔萨拉耶娃说,更重要的联系体现在经济上。乌兰乌德有飞往满洲里的航班,中国已持续多年成为布里亚特共和国第一大贸易伙伴。 

    8日晚,恰逢中秋。记者去扎尔萨拉耶娃家找寻史料。她泡好武夷山大红袍,端出俄罗斯饼干,祝愿中国朋友中秋好。

  评论这张
 
阅读(94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