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皖的博客

倾听。入戏。吹牛皮。扯椰子。

 
 
 

日志

 
 
关于我
李皖  

职业报人, 业余写作。著有《回到歌唱》《听者有心》《民谣流域》《倾听就是歌唱》《我听到了幸福》《五年顺流而下》《人间、地狱和天堂之歌》《多少次散场,忘记了忧伤——六十年三地歌》《暗处低吟》《亮处说话》《娱死记》《锦瑟无端》等书。在《读书》杂志开有专栏。曾任华语音乐传媒大奖第二、三、四届评审团主席。另编纂有万里茶道著作《重走中俄万里茶道》《俄罗斯的中国茶时代》。商业用途转载, 须先征得同意。非商业用途自便, 惟请注明作者和原文链接。我的邮箱: lwan艾特vip.sohu.com

网易考拉推荐

威尔第的哭泣  

2015-01-04 10:00:41|  分类: 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Verdi Cries

The man in 119 takes his tea all alone. Mornings we all rise to wireless Verdi cries, I'm hearing opera through the door. The souls of men and women, impassioned all. Their voices climb and fall; battle trumpets call. I fill the bath and Climb Inside, singing.
He will not touch their pastry but every day they bring him more. Gold from the breakfast tray, I steal them all away and then go eat them on the shore.
I draw a jackal-headed woman in the sand, sing of a lover's fate sealed by jealous hate then wash my hand in the sea. With just three days more I'd have just about learned the entire score to Aida.
Holidays must end as you know. All is memory taken home with me: the opera, the stolen tea, the sand drawing, the verging sea, all years ago.


威尔第的哭泣

【美国】10000个疯子
(10000 Maniacs,1981~1993)
李皖 译
郝佳 校译


  119房的男人在一个人喝茶。每天早晨,我们都在无线电传来的威尔第的哭泣中起床。透过房门我听着歌剧,男人们和女人们的灵魂,激荡起一切。他们的声音,徐徐上升,飘落。军号响起。我在浴盆里灌满水,爬进去,歌唱。
  他从不碰那些糕饼,但每一天他们又拿来新的。盘子里那些好吃的,都被我偷偷地拿走,然后在海滩上吃掉。
  在沙上我画了一个长着豺头的女人,唱着情人的命运被妒恨决定,然后在海水里洗净两手。只需要再多三天时间,我就差不多可以学会,《阿伊达》全部的谱子。
  假日总会结束,这你是知道的。我回家了,一切都成了记忆:歌剧、偷来的茶点、沙上的画、绵延的海,在很多很多年以前。


选自专辑《在我的部落》(IN MY TRIBE,1987)







威尔第的哭泣 - 李皖 - 李皖的博客
 
《人间、地狱和天堂之歌》
——世界摇滚乐歌词集
李皖 译 郝佳 译校
出版发行 南京大学出版社
2012年5月第1版, 2012年9月第2次印刷
  评论这张
 
阅读(86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