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皖的博客

倾听。入戏。吹牛皮。扯椰子。

 
 
 

日志

 
 
关于我
李皖  

职业报人, 业余写作。著有《回到歌唱》《听者有心》《民谣流域》《倾听就是歌唱》《我听到了幸福》《五年顺流而下》《人间、地狱和天堂之歌》《多少次散场,忘记了忧伤——六十年三地歌》《暗处低吟》《亮处说话》《娱死记》《锦瑟无端》等书。在《读书》杂志开有专栏。曾任华语音乐传媒大奖第二、三、四届评审团主席。另编纂有万里茶道著作《重走中俄万里茶道》《俄罗斯的中国茶时代》。商业用途转载, 须先征得同意。非商业用途自便, 惟请注明作者和原文链接。我的邮箱: lwan艾特vip.sohu.com

网易考拉推荐

孔夫子唱武汉话——关于冯翔《黄鹤楼》  

2016-12-23 02:43: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孔夫子唱武汉话——关于冯翔《黄鹤楼》 - 李皖 - 李皖的博客
 题图:冯翔 漫画


提起武汉,可能许多人,眼前会现出黄鹤楼来。我希望以后,提起武汉,还会想到冯翔,耳边会响起他的歌。

长江冲出巫江峡口,下面是一马平川。在如此宏远辽阔硕大无朋的大平原上,黄鹤楼是长江岸线上的第一名胜——人工建筑,最高,屡建屡毁,屡毁屡建,历一千多年。为什么黄鹤楼始终在这个地方?为什么这个地方始终要建这么一个楼?等着雷劈吗?因为,这是天造地设。

龟蛇锁大江,只有这一处。站在高处,看帆船。黄鹤楼上看翻船。哈哈,这样想想武汉三镇,也是天造地设。

差不多含着这么些意思,冯翔把黄鹤楼流传最广的一个梗给唱了。在武汉,这个梗不是书上典故,而是人人都能张口给你讲的一个段子,李白的段子。

歌词听起来很俗,没说什么,按下心,此事儿却很耐人想。它能流传这么久啊——一个天下第一才子也无词儿、也甘拜下风的故事。孔夫子的“逝者如斯夫”,接这里突兀吧?也不突兀,孔夫子说话时面对的,不就是这条长江嘛。

逝者如斯夫,如这长江,如这黄鹤楼——黄鹤楼也是不断流逝的,它不断在这里出现,你现在看见它,实实在在,其实黄鹤楼却是不断闪现的幻影。它的不断出现的影像,一个个,消失在一个个朝代。

“逝者如斯夫!”用武汉话喊这么一嗓子,有幽默,有古怪,有怅惘,有武汉的帅,有江上渔樵野剌剌的“疯”雅劲儿。

挺武汉的!

这武汉话也是西南官话,湖北人、湖南人、四川人、重庆人、云南人、贵州人,登上这楼,也可以这么来一嗓子。


冯翔《黄鹤楼》歌曲地址:http://www.xiami.com/album/2102670435(分享自 @虾米音乐)
  评论这张
 
阅读(1463)|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