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皖的博客

倾听。入戏。吹牛皮。扯椰子。

 
 
 

日志

 
 
关于我
李皖  

职业报人, 业余写作。著有《回到歌唱》《听者有心》《民谣流域》《倾听就是歌唱》《我听到了幸福》《五年顺流而下》《人间、地狱和天堂之歌》《多少次散场,忘记了忧伤——六十年三地歌》《暗处低吟》《亮处说话》《娱死记》《锦瑟无端》等书。在《读书》杂志开有专栏。曾任华语音乐传媒大奖第二、三、四届评审团主席。另编纂有万里茶道著作《重走中俄万里茶道》《俄罗斯的中国茶时代》。商业用途转载, 请事先征得同意。非商业用途自便, 惟请注明作者和原文链接。我的邮箱: lwan艾特vip.sohu.com

网易考拉推荐

哦,小霞  

2016-05-11 12:02: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哦,小霞 - 李皖 - 李皖的博客
 

我没有认出这张专辑。唱片、封套、CD册子,里里外外,没有一个字提示,这是一张属于黄绮珊的作品。演唱那一栏写着,小霞。纸套也写着,小霞,然后是一个很大的叉、很小的1.0。上“QQ音乐”搜索黄绮珊,也不会搜到它。

我想,未来,等名声噪动的时期过去,黄绮珊的作品,会给识别系统带来特别大的困难。她改了太多次名:黄晓霞、苏珊、黄小珊、黄琪珊、黄绮珊……这次好,返朴归真,小霞。

《小霞》用了个很妙的概念,也是我认为唯一正确的、能还回黄绮珊颜色的概念:

霞,彩色的云。
小霞,生命中那道最真切的光。
这,不是全新的她。
这,只是最初的小霞。
那一刻,那一年,那一行眼泪。
无论哪个时代都有最初相遇的那个人,
那个我们每个人心中的小霞。

这个概念给我很大期待。它暗合了我心中的念想:对这个老天垂青的珍奇嗓音,天下十斗独占八斗的流行女高音,做成珍品的唯一可能途径,就是放下高音情结,放下高难度表演的幻念,回到原本。干干净净,回到艺术最朴初的状态,去重新面对自己。这样,所有那些惊天动地能量爆棚的唱技和能力,才能重新归向真实和感性。“每次面对自己都是一项困难的劳作,经验在这里令人遗憾地毫无用处。”音乐家马勒的这个体会,对于眼下这个状态的黄绮珊,也恰恰是一句切中肯綮的忠告。

可能,制作人秦四风也类似地听到了这个忠告。他在精心构造一个局,一个朴素的往昔的局。扉页用了十几岁小霞的形象——稚气、土气未退,向往着时髦,但稚气、土气都堆叠在身上的中国内地少女形象。十首歌曲,用三个引子相串,用四声部无伴奏哼唱,取题“三件往事”。封面令人遐想:黄绮珊以手遮面,像祈祷状,遮住了鼻子和嘴,只露眉眼,半闭着,像刚哭过。相片只取手以上,肩、臂、面孔,全赤裸,与全画面的银灰色一体,干净得像灵魂。头上披婚纱,一个新娘,似在对她的少女时代做最后的告别。

三段引子,加上两首歌,是秦四风作曲。他还编了全部的曲,弹奏了键盘。令我印象尤为深刻的,是这音乐家的文学性和文字才华:算上他词曲的两首,秦四风一共作了5首词。这些词兼顾到歌曲的流行性,维持着大众情歌的面貌,却又讲述着故事,暗怀着心事,深藏了心理、哲思和有关于人生真相的认识。

专辑通篇似在讲这个少女已经成为往昔的故事。爱上了,爱过了,放弃了,却又还记得。许多年前,一个邻家小妹,一个故乡的邻家小妹,没明说,没细说,但隐隐约约,在歌曲与歌曲的细节里,走走停停,飘飘荡荡。大多数时候,小霞——黄绮珊,也把握了这个精神:不是用她的高音,用她三四个八度的音域,而是用她低唱的回忆颜色,中音的打动力,气声的坚实劲道,唱进了内心里。这声音的实质,则是一个女人在对着自己的心境、心镜,对着一段过往生命,端详打量。尤其是最后,《舍不得》和《思念》,没一个音唱得强力震憾,就是娓娓轻唱,触动潜移默化的心理和思绪。《舍不得》(贾轶男词曲)是结局、是尾声,在疼痛万分的失恋经历的最后,看见了世事无常,却仍是难以相舍;《思念》(于辉、王晓辉词,王晓辉曲)跳出来,不再是小霞的角色,而是移到一个客观的位置,看这段人生,升华这种人间共情。这两段,黄绮珊唱得非常准、很到位。

在编曲构造上,我猜测这秦四风的思路是:乐器尽可能少,整段整段用一件或两件乐器,但是需要保持乐队感,保持那一种饱满的乐队质感和不通用的器物味道。通篇用爵士声铺底,却又不是类型化的爵士乐,这一点相当高明——让歌手跳出了歌手,变成人。乐声简约,歌声得以突出,又让故事背景洗去铅华,重返一个人个体的始初和孤独处境。

这些构想,都很完美。更难得的是,正确,准确,凝炼,一个冗词都不要。创作者看到了,黄绮珊面临着“现场女王”的困境,这使她没出过哪怕一张真正意义上的个人专辑。《躲在音乐背后的人》(1994)是半张黄绮珊专辑,其中一多半是涂惠元的演奏曲。《珊珊来迟》(2000)是兵器大全、火箭演习、炫耀武力,真正留下的杰作只有一首,《等待》。《亚洲第一女声》(2009)、《圣诞》(2011),是华语金曲和圣诞歌翻唱集锦。在唱片里,爆发力、惊世的震撼人的音量是没有用的,甚至是搅局的。

自录音技术出现后,现场性的、瞬间性的、时间艺术的音乐会异化了。唱片将瞬间流逝的声音,变得可以反复地重返、揣摩、体会。一方面,高能量的声音对人群的一次性激情触发,因唱片这反复的审美体验,变得不再像以前奏效;另一方面,万众耸动、群情激奋的现场的狂热,在唱片里变成了一对一的寂静体验,这是与“我是歌手”完完全全不同的体验。

除了“现场女王”的困境,黄绮珊也还有另一个困局:她的声音已经浸透了技艺——其实是尘世——的油彩,太世故、太老谋深算了。这也就是我为什么会有那个念想,而秦四风为什么会有这整个构造。

秦四风的构造,或者换个思路,做一张歌唱者为黄绮珊的好唱片,对黄绮珊这嗓子实现一种完美的呈现,那么对这个目标,《小霞》只实现了三分之一。专辑的大部分歌曲,还是主歌/副歌、平常音域/高超音域的架构,对应着黄绮珊的演唱,则是浅斟低唱娓娓道来/灯光齐亮荡气回肠。对这个架构处理最好的,是《和你在一起》(秦四风词曲),其他都是一般水平。第一首、第二首甚至可算是失败。一个不喜欢说话、每个清晨祈祷的女子,如何突然就用那样的音量、用震撼式的宣告“拆穿”了呢;它“拆穿”的为何不像是一个人的情事的假相,而像是惊天动地的事件呢(《拆穿》黄仙农词曲)?在一个简单的电吉他分解和弦里幽幽暗暗寻寻觅觅的人﹐为什么打开副歌就到了灯光通明的舞台呢;这样的“最初的小霞”的故事是个什么逻辑呢(《爱是什么》秦四风词曲)?

要找到和重访小霞,最忌讳的是舞台腔,是“油”。但悲剧的是,这专辑一开头就舞了,就油了,就出戏了。她不是小霞,而老于世故,已经穿透了八百里红尘,带着老练,舞台表演的油腔。

做到的三分之一,是一半的小霞;另外三分之一,是还在想象之外,碰还没碰到的,带着骇人能量、绝世音域和技能的整个的黄绮珊。一件稀有的乐器,大而无用,并非无用,只是还找不到恰当地演奏她的人。而黄绮珊本人,也还没有完全觉悟,经验归零地面对和照见自己。

所以,虽然《小霞》做了一个美妙开局。但黄绮珊仍欠着一张,与她的实力完全相匹配的、真正的专辑。


2016年1月14日星期四


首刊于文汇报笔会
  评论这张
 
阅读(1129)|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