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皖的博客

倾听。入戏。吹牛皮。扯椰子。

 
 
 

日志

 
 
关于我
李皖  

职业报人, 业余写作。著有《回到歌唱》《听者有心》《民谣流域》《倾听就是歌唱》《我听到了幸福》《五年顺流而下》《人间、地狱和天堂之歌》《多少次散场,忘记了忧伤——六十年三地歌》《暗处低吟》《亮处说话》《娱死记》《锦瑟无端》等书。在《读书》杂志开有专栏。曾任华语音乐传媒大奖第二、三、四届评审团主席。另编纂有万里茶道著作《重走中俄万里茶道》《俄罗斯的中国茶时代》。商业用途转载, 须先征得同意。非商业用途自便, 惟请注明作者和原文链接。我的邮箱: lwan艾特vip.sohu.com

网易考拉推荐

游牧魂  

2016-05-18 13:30: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游牧魂 - 李皖 - 李皖的博客
 


刚开始接触这专辑时,只听到了其中三首,以为:这一定是一位一生游荡在草原上的老哈萨克民间艺人,那苍远、旷古、黑色的气息,瞬间裹住了我。

再听,加以资料比对,明白过来:原来,是一位乌鲁木齐城市青年,痴迷摇滚,近年才接触到这传统游牧歌曲,但一听之下,触动、陷入、迷醉。专辑得以诞生的地点,也不是新疆,而是云南大理——一座三层小楼,四望开阔,苍山就在眼前,与人相对相看相忘。这阴柔幽邈的南方山脉,似曾相识,又悄然有异,恍恍惚在家乡的怀抱中,忽又醒觉。

《疆·牧歌》就是这样一张专辑。

为了增强识别性,我有意将这作者的名字,写进了专辑名中。一位乌鲁木齐人,疆(Jan)是他的艺名,1983年出生,15岁时,1998年,迷上摇滚,混入江湖。从夜总会到迪厅再到酒吧,背着吉他和行囊,漂泊,返乡,返乡,漂泊,直到遇到这些,流传了不知多少世纪的草原游牧歌曲。

在新疆,古老的民间音乐还在,但对一个城市后辈来说,接触到它的机会微乎其微;爱上它并且时习之,可能性约等于零。纽约、伦敦或者北京的流行音乐,比这些东西更近。34岁,当我意识到这歌手、乐手只有34岁时,我还是小小地震动了一下:虽仅习练7年,这34岁的身体,竟已经有了恍然几百岁的灵魂。

游牧魂 - 李皖 - 李皖的博客
 
《疆·牧歌》演奏演唱了4首哈萨克民歌、4首图瓦民歌、1首卫拉特民歌、1首柯尔克孜民歌,用原来的语言,以亘古如新、新鲜若初的方式。疆一人演奏了冬不拉、口弦、木吉他、电吉他、托布秀尔、斯布孜额、拇指琴、铃铛、苏尔笛、口琴、音树;请漂泊到大理的艺人朋友演奏了打击乐、贝斯、自制拉弦乐;疆主唱,有时也包办合唱。

乐器罗列得复杂,音乐却简朴。大多数时候,这音乐就是一二拨弦乐,辅之以口弦、鼓、摇铃,隐隐约约有风声,有飞沙声,有牧马、河流、星光和云朵走动的声音。

简约,却微妙。《Hongurey》多时低诉偶尔晶亮的弹拨乐声,《古老的歌谣》嘶哑低鸣的和粗粝高飞的吹管,布置出宁静、翻动、有时吃惊的中亚细亚辽阔的夜。

简约,却神妙。《母亲》的副歌,从低沉的感叹,到感叹中幻化出喉咙里尖锐神秘的另一重鸣响,再落到感叹——令人震惊、冠绝人寰的呼唛听过不少,但如此感情真切、仍仅属于人的感慨的呼唛,只这里听到。

简约,却丰富,以至于气象万千。《图瓦口弦曲》成了一支口弦主奏的交响乐,以口弦的几个简单泛音,配上拇指琴、贝斯——几乎完全是打击乐的瓶瓶罐罐,便汪洋恣肆,神完气足,撒开了一个万物有灵的萨满天地。《大河》,神魂附体,在每一件小小的乐器上、每一片小小的乐句上,节奏的生命、杂响的生命、歌唱的生命,相互鼓动着,充满神秘和热力。

一次次,当我醒悟过来,我为那简单的铃铛、风铃叫好,为轻拨的差点儿看不见的琴弦叫好,为走调的却神满如一支乐队的自制拉弦乐叫好,为黑气森森唱出一个民族的深邃和晦暗的歌唱叫好,为鼓与贝斯、吉他和冬不拉上的马的奔跑叫好,为吉他与冬不拉美满的和亲暗怀了敬意。

通过又一个新鲜的生命,游荡在草原上的旷古灵魂,醒来了。

游牧魂 - 李皖 - 李皖的博客
 
这10首歌曲,疆称之为“阿尔泰语系马背民族的音乐”,在识别自己的音乐方面,他也兼具了一个民族音乐学家的自觉和素养。阿尔泰山,绵延2000公里,中—蒙—俄—哈(哈萨克斯坦)的界山,众多游牧民族生息于此,出现了又消失,一百年又一百年。他们可能叫图瓦,可能叫哈萨克,可能叫柯尔克孜、卫拉特……但他们的音乐,是同一个家族:西至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东至西伯利亚东,都是这音乐可能的疆域。

这是些简单的音乐,纯净而深刻。但是这简单本身,却是难于达到的。我们一生暗中希望的,就是这种音乐:技巧再多困难,都有办法习得,唯有那缕真魂,难刻难描,难以捉摸,近乎天赐。

这是些简朴的小曲子,其精妙很像是文字体裁中的寓言,胡扯八扯,却不时击中了历史的暗节和人性的心事:

走到天涯
思念我的山水
……走到这个岁数
思念年轻的自己
——《古老的歌谣》(图瓦民歌)

我的马群有六十匹马
有斑纹的那匹去哪了
我六个旗的人民
人民去哪了
我的马群有七十匹马
缰绳去哪了
我七个旗的人民啊
那片土地如今在哪啊
——《Hongurey》(图瓦民歌)

《疆·牧歌》借助了历史的神力,再次传神。只是,它们太卫生、太文雅、太精美了,否则,……嗯,留给下一次的想象吧。


2016年4月19日星期二


首刊于文汇报《笔会》2016年5月10日,发表时为原题,刊为官微时编辑改题为“听,那游牧的魂”。

  评论这张
 
阅读(234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