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皖的博客

倾听。入戏。吹牛皮。扯椰子。

 
 
 

日志

 
 
关于我
李皖  

职业报人, 业余写作。著有《回到歌唱》《听者有心》《民谣流域》《倾听就是歌唱》《我听到了幸福》《五年顺流而下》《人间、地狱和天堂之歌》《多少次散场,忘记了忧伤——六十年三地歌》《暗处低吟》《亮处说话》《娱死记》《锦瑟无端》等书。在《读书》杂志开有专栏。曾任华语音乐传媒大奖第二、三、四届评审团主席。另编纂有万里茶道著作《重走中俄万里茶道》《俄罗斯的中国茶时代》。商业用途转载, 须先征得同意。非商业用途自便, 惟请注明作者和原文链接。我的邮箱: lwan艾特vip.sohu.com

网易考拉推荐

叶卡捷琳堡喋血教堂:末代沙皇殒命之所  

2016-06-07 14:57:10|  分类: 叙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叶卡捷琳堡喋血教堂:末代沙皇丧命之所 - 李皖 - 李皖的博客
 

从微信上见到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所研究员余男(不一定对,可能有误)的文字,谈到安德烈·鲍里索维奇·祖波夫主编的《二十世纪俄国史(1894—2007)》,披露了一些新的史料和观点。这些史料和观点,对叶卡捷琳堡喋血教堂及其末代沙皇和他的家人、随从的死亡,提供了新的观察,兹录于下:

列宁认为,“在‘无产阶级’胜利后,被打败的阶级应当受到奴役和肉体上的消灭”(《二十世纪俄国史(1894—2007)》,129页)。所以革命后的苏维埃政权对于罗曼诺夫皇族,实行了斩尽杀绝的做法。因为世界史上有过法国大革命20年后波旁王朝复辟的先例。

尼古拉二世等被杀的经过如下:

俄国二月革命后,克伦斯基临时政府成立了一个委员会审理罗曼诺夫家族特别是尼古拉二世的问题,没有找到什么“叛国”的证据,便宣布其无罪。1917年8月决定把他们送到叶卡捷琳堡州托波尔斯克市原伊帕季耶夫的别墅软禁(即今天叶卡捷琳堡市喋血教堂原址)。

在那里一行人遇上了十月革命。1918年7月7日,鉴于这些人的命运“关涉极其重大事物”,列宁安排乌拉尔苏维埃主席与之保持直线联系。《二十世纪俄国史(1894—2007)》作者们引用1918年5月19日俄共中央委员会的记录说:“关于尼古拉二世皇族人等今后的命运,交由雅科夫·斯维尔德洛夫办理”(同上,532页)。到7月16日夜17日凌晨,尼古拉二世夫妇,其4个女儿(17—22岁),皇子(14岁),医生博特金和仆人等4名,计11人,另有3条狗,在关押地被枪杀。女尸受到侮辱,一条波隆卡名犬被绞死。

原罗曼诺夫家族的亲王4人,于1919年1月27日于圣彼得堡彼得保罗要塞执行枪决,反抗者遭活埋。他们的尸体被投到附近的动物园。

尼古拉二世及皇后、子女等人的遗骨在上世纪80年代被发现。1998年7月18日,也就是逊帝及其他10人被杀70周年之际,俄罗斯政府决定按照宗教仪规将其安葬于圣彼得堡的彼得保罗大教堂,时任俄罗斯总统的叶利钦在安葬仪式上说:

“多年以来,我们一直隐瞒着这起令人毛骨悚然的罪行。但是应该说出真相,叶卡捷琳堡的这桩迫害案成了我国历史上最耻辱的一页。我们安葬遭到无辜枪杀的人,是为了替我们的先人赎罪。固然,直接行凶者是罪人,几十年里为这桩血案辩护的人也是罪人。我们大家都是罪人”(同上,532、541页)。

枪决尼古拉二世皇族案仅仅是苏俄全国范围内“红色恐怖的开始”。布尔什维克通过政变手段夺权,强行没收人们的私有财产遇到抵抗,只能依靠讨伐队维护政权,因此“红色恐怖是必然的现象”(同上,544页)。早在1917年12月2日,即十月革命过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托洛斯基说:“无产阶级彻底消灭没落的阶级,没有什么不道德可言。这是无产阶级的权力。你们说我们手软……告诉你们吧,过不了一个月这种恐怖就将采取极其严厉的形式,像伟大的法国革命者一样。对于我们的敌人来说,不是把他们关起来,而是把他们送上断头台”(同上,544页)。12月20日成立“全俄特别委员会”(即有名的“契卡”,“契卡”是这两个俄文词的第一个字母),对付“反革命”“投机倒把”和“消极怠工”者,其领导人是赫赫有名的捷尔任斯基。1918年6月18日列宁写道:“要鼓励人们的干劲和大恐怖”(同上,545页)。

捷尔任斯基的铜像在莫斯科卢比扬广场矗立了许多年,1991年苏联解体时,人们将其掀倒,在旁边写了一个大牌子:“全世界无产者,原谅我吧!”这是后话。

1918年1月列宁在苏维埃第3次代表大会上说:“历史上还没有任何一个阶级斗争的问题是用非暴力手段解决的。为了保卫苏维埃共和国的安全,一场大规模的反对‘阶级敌人’的斗争开始了”。布尔什维克对“阶级敌人”“反革命”的界定,最简单的办法是看他对苏维埃政权的态度。列宁说:“契卡在直接行使无产阶级专政,这对于我们是很重要的,在这方面契卡的功劳之大无法估量。除了用暴力镇压剥削者,没有别的办法解放人民群众。契卡就是这样做的”(同上,546页)。列宁还写过“专政的定义不是什么别的东西,就是不受任何法律约束的,不受任何绝对的法规限制的,直接依靠暴力的政权”,这是维护布尔什维克的一党专政必不可少的保证(同上,561页)。到1921年,“契卡”已经遍及86个州、16个特区和508个县(同上,549页)。

书中还介绍了另外一个鲜为人知的观点——“共产主义理论家们设想,红色恐怖的目的,不仅仅是恐吓,还要人为地选择适合于为社会主义的‘明天’传宗接代的人”。布哈林这样明确阐述红色恐怖的目的:“从枪杀到服劳役,用各种方法强制无产阶级,这样做的目的,不管听起来多么荒唐,却就是用资本主义时期的人当材料,来塑造共产主义新人类”(同上,555页)。

当时全俄各地有610个契卡工作委员会,1000多个革命法庭。1918年—1922年2月被处以死刑的人不少于200万。但是没有精确的统计,因一些部门的档案严密封存;正式文件多半经过篡改,官方公布的死亡人数仅仅可能是实际数量的二分之一或三分之一(同上,552页)。

《二十世纪俄国史(1894—2007)》的主编祖波夫,1952年生于莫斯科,毕业于国立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现任俄罗斯东正教大学宗教研究室主任,是著名的历史学家。

这部书的写作是普京任总统时提议的。普京2006年提出为11年级(相当于中国大陆这边的高二高三)学生写一部历史教科书的动议,希望索尔仁尼琴完成,但索氏年事已高,推荐了祖波夫。普京的秘书苏尔科夫于是邀请祖波夫等人到克里姆林宫讨论并确定写作计划。索尔仁尼琴在身体状况还好的时候,审阅并修改了一部分书稿。后来,书的篇幅过大,已不可能用作教科书,阿斯特出版社(ACT)以《二十世纪俄国史(1894—2007)》印行。

叶卡捷琳堡喋血教堂:末代沙皇丧命之所 - 李皖 - 李皖的博客
    这应该是皇后吧。从这个角度看,她像是在敬礼,又像是在瞻望。

叶卡捷琳堡喋血教堂:末代沙皇丧命之所 - 李皖 - 李皖的博客
    喋血教堂紧挨李卜克内西大街西侧。街上汽车飞一般来来往往。

叶卡捷琳堡喋血教堂:末代沙皇丧命之所 - 李皖 - 李皖的博客
    十字架,十字架,十字架,十字架……俄罗斯东正教格外强调救赎的力量。

叶卡捷琳堡喋血教堂:末代沙皇丧命之所 - 李皖 - 李皖的博客
    临刑前的沙皇一家七口,年龄与《二十世纪俄国史(1894—2007)》的记载不符。有谁能解释?

叶卡捷琳堡喋血教堂:末代沙皇丧命之所 - 李皖 - 李皖的博客
    喋血教堂正面第一层穹顶和其上的拱顶。 

叶卡捷琳堡喋血教堂:末代沙皇丧命之所 - 李皖 - 李皖的博客
    教堂前显眼处挂着沙皇一家的合影和其中两个女儿的肖像照片。

叶卡捷琳堡喋血教堂:末代沙皇丧命之所 - 李皖 - 李皖的博客
    沉重的十字架,浑圆直上的穹顶。

叶卡捷琳堡喋血教堂:末代沙皇丧命之所 - 李皖 - 李皖的博客
    从李卜克内西大街北方望这教堂。

叶卡捷琳堡喋血教堂:末代沙皇丧命之所 - 李皖 - 李皖的博客
    隔着李卜克内西大街,对面苏联时期的雕像,与这喋血教堂形成有趣的互文。它们建于不同时期,就这么让人不明所以地穿越。 

叶卡捷琳堡喋血教堂:末代沙皇丧命之所 - 李皖 - 李皖的博客
  手的姿势经过了雕塑家的深思熟虑。显然,主题没有定位在凄惨上,而突出为一种静默。在他们背后,五座金色穹窿,以十字架为顶,直指天庭。

 叶卡捷琳堡喋血教堂:末代沙皇丧命之所 - 李皖 - 李皖的博客
     喋血教堂旁边的小教堂的穹顶。

叶卡捷琳堡喋血教堂:末代沙皇丧命之所 - 李皖 - 李皖的博客
      五座金色洋葱头,喋血教堂旁边的小教堂的穹顶。

叶卡捷琳堡喋血教堂:末代沙皇丧命之所 - 李皖 - 李皖的博客
     喋血教堂有3个升座,5个圆顶,均为正圆、金色。

叶卡捷琳堡喋血教堂:末代沙皇丧命之所 - 李皖 - 李皖的博客
    从李卡克内西街这边,对望喋血教堂旁边的小教堂。

叶卡捷琳堡喋血教堂:末代沙皇丧命之所 - 李皖 - 李皖的博客
    于河坝上的凉亭,远望约一公里外的喋血教堂。

叶卡捷琳堡喋血教堂:末代沙皇丧命之所 - 李皖 - 李皖的博客
     残阳如血,云霞满天,映出苏联—俄罗斯两个时代的不同影像。
 
叶卡捷琳堡喋血教堂:末代沙皇丧命之所 - 李皖 - 李皖的博客
    在观看这教堂时,凑巧碰上一个仪式:披着鲜艳大袍的教士,双手合掌,拾级而上,恭敬肃穆,不知其意。

叶卡捷琳堡喋血教堂:末代沙皇丧命之所 - 李皖 - 李皖的博客
    喋血教堂的升座和穹顶,

叶卡捷琳堡喋血教堂:末代沙皇丧命之所 - 李皖 - 李皖的博客
    从全市最高楼、安泰大厦53层楼顶远看,喋血教堂淹没在一片现代建筑中。

叶卡捷琳堡喋血教堂:末代沙皇丧命之所 - 李皖 - 李皖的博客
    苏联与俄罗斯两个时代的叠影。

叶卡捷琳堡喋血教堂:末代沙皇丧命之所 - 李皖 - 李皖的博客
    皇后与公主。

叶卡捷琳堡喋血教堂:末代沙皇丧命之所 - 李皖 - 李皖的博客
 
照片均摄于2014年9月21、22日,重走中俄万里茶道途中。这些地方与人物和万里茶道的主要关联是: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即位前夕,曾到访“东方茶港”汉口,并与当地政坛首脑张之洞会见,说了著名的三个伟大(万里茶路是伟大的中俄茶叶之路,在汉口的俄国茶商是伟大的商人,汉口是伟大的东方茶港);尼古拉身边御医博特金,为俄罗斯著名茶商博特金家族一员,1918年7月16日夜至17日凌晨在场一同被杀。
  评论这张
 
阅读(1747)|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