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皖的博客

倾听。入戏。吹牛皮。扯椰子。

 
 
 

日志

 
 
关于我
李皖  

职业报人, 业余写作。著有《回到歌唱》《听者有心》《民谣流域》《倾听就是歌唱》《我听到了幸福》《五年顺流而下》《人间、地狱和天堂之歌》《多少次散场,忘记了忧伤——六十年三地歌》《暗处低吟》《亮处说话》《娱死记》《锦瑟无端》等书。在《读书》杂志开有专栏。曾任华语音乐传媒大奖第二、三、四届评审团主席。另编纂有万里茶道著作《重走中俄万里茶道》《俄罗斯的中国茶时代》。商业用途转载, 须先征得同意。非商业用途自便, 惟请注明作者和原文链接。我的邮箱: lwan艾特vip.sohu.com

网易考拉推荐

《晓说》点评之四:说崔健  

2016-07-28 13:20: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3年,应邀为《晓说4》“第八期  光阴的故事——华语乐坛三十年”写评点。这是第四部分——

 

《晓说》点评之三:说崔健 - 李皖 - 李皖的博客

 

 

讲到大佑,同时就必须讲到老崔,老崔是我们大陆流行音乐,无人超越的一面大旗,到今天为止,我也是这么认为。因为他和罗大佑一个共同的地方,就是他们两个不但是文化意义上,是政治意义上的那种旗帜,他们俩在技术上也做了很多创新和那种立下规矩和标杆,这才能叫大师,我觉得。(1)你光有一些政治意义的歌手其实有很多,台湾现在也有很多,大陆到现在也很多,就是唱唱讽刺社会呀,呐喊一下,但是你在流行音乐技术上,没有那种突破性的贡献。我觉得你还只是一个政治歌手而已。我猜老崔的政治和文化意义我都不用讲,因为大家都知道,老崔流行音乐技术上的意义,我觉得也是完全可以载入史册的,老崔创造了另一套范式,首先他创造一种唱法,我觉得这种唱法,在老崔之前,在台湾、在大陆、在华语的流行音乐都没有,他这种唱法,叫做模糊了押韵的意义。这个是非常有意思的,他用一种独特的,有风格的唱法,把他想怎么发这个音就怎么发这个音,所以他写的歌词,大家看到经常会不押韵,你念出来觉得不押韵,那天你用一块红布,蒙住我天,你问我看到了什么,我说看到了幸福。快成了十四行诗似的,押韵了,就是头尾押韵,但是他唱出来的时候,你觉得很有意思,因为他的唱法很独特,他把很多的音,按照他自己的风格去发。(2)然后尤其在重音的方面,导致你觉得特别顺畅,然后他的音乐也非常的有特点,他是第一次大规模引进了Ragge(雷鬼)这种流行音乐的方式,在他之前的摇滚,有他了以后,就不能叫摇滚了,只能叫有电吉他,他来了以后,真的是摇滚起来,他用一种呐喊的方式,有一些口白的方式,包括在写的歌词的文学的水准,都非常的高,我最爱的几个,比如说《花房姑娘》,你问我要去向何方,我指着大海的方向,然后你说我世上最坚强,我说你世上最善良。他作为根本性的地方,写到了人的内心最深处,而不是简单的爱情,当然老崔的歌里有爱情,老崔的歌里的爱情,其实是双关的,你可以把它听成爱情歌曲,但是你也可以听成他一个人对一个时代的情感,或者对国家的情感,或者对人民的情感,比如说就像我说的《花房姑娘》,或者像《一块红布》这样的歌,你说他写的是什么?你也可以说是爱情,但是你也可以说完全不是爱情,我觉得写作到了很高端的时候才能做到,就是说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解,都觉得很贴切(3),老崔的歌词在上千年流行音乐不被重视的情况下,他的歌词能被北大选入20世纪中国的诗的选里面,我觉得是非常骄傲的(4),他的头两张专辑是我们那个时候,伟大的那种战鼓和呐喊,我记得那时候在草地上唱歌,当然有女生的时候,我们唱各种各样的那些歌,没有女性全是男生的时候也很多,大家就疯唱老崔的歌,而且大家以谁能搞到一首,谁都没听过老崔的歌为极大的光荣,然后说我给大家唱一首,你们都没听过的老崔的歌。大家可能很少听到老崔最开始的一张唱片,那张唱片叫浪子归还是叫什么?,我一直管那张唱片叫一泓清水,因为我一直没见过那张唱片的封面,我们都是从翻录了无数次的磁带听到的,那张唱片的词,大部分是我的师傅叫黄小茂填的,我常记离你在远方,积存了许多话对你讲,这是一泓清水,然后由推开那扇篱笆小门,今天我回归等等。老崔的曲,然后小茂的词(5),那时候在坊间,在我们这些热爱他们的人中盛传这张专辑,我到最后也没敢跟老崔证实过,说这张专辑就是在录音棚里面,大概用了6天还是7天的时间,老崔在里面跟乐队一块玩玩,玩出一个结构,一个旋律,然后小茂,我黄师傅,就在门口蹲着就往里填词,反正那个时候把他们都已经传颂成那种,传奇、天才,当然而且我到现在宁愿也相信是那样的,而不是像今天流行音乐那么生产,大家约一堆歌来了,约人编曲,然后到棚里唱完就走了,然后在那修。他们是在棚里头,据传说是这样一块玩出来的。那张唱片我特别喜欢听了有无数遍,在大学草地上也唱了很多次。

 

 

(1)

音乐必须回到音乐的层面来谈。这是根本,说别的都是枝叶。

 

(2)

当普通话成了歌曲的标准发音,崔健发明了普通话的地方口音,这是他能押上那些似乎押不上的韵的一个关键。崔健的口音,有时是北京话,有时候是北方土音,那种土啦巴叽的尾音把原来的韵母给含糊了,含糊成了另外的色调。另外,正像这里高晓松举的例子,崔健其实有他解决押韵问题的一种特殊办法。《一块红布》第一段,头尾韵中间有其他韵,而且押得特别密集,解决了这两个韵之间的过渡问题。这些中间韵是:那天/……/蒙住我双眼/也蒙住了天;你问我/看见了/什么/我说我/看见了/……

 

(3)

台湾歌词学者胡又天有一个富有启发性的观察角度,称之为“美人家国”传统。在他看来,罗大佑、崔健都是一根瓜脉上的,种瓜者是屈原。他的原话是这样——“流行歌曲中,继承了《楚辞》以来‘美人家国’传统者,一个罗大佑,一个崔健。所谓‘美人家国’,是将君王比作‘美人’,写自己的苦恋;于是男女之爱(也未必限于男女)和家国之恨,交相纠结,感发出各种深远宏阔的天问,问天问地,问党问你,也问自己。认识中国与中国人愈深,对此曲的感触就会更多。而老崔可敬就在他还是义无反顾要继续和他相与下去,这便足以激励一代又一代人。”

 

(4)

谢冕、钱理群主编《百年中国文学经典第七卷1979-1989》中,“诗”卷部分收录了崔健《一无所有》、《这儿的空间》,入选这一部分的仅27位作者、55首诗,其中有1首组诗。

 

(5)

在1989年《新长征路上的摇滚》之前,崔健不止发行过一张专辑。1986年在深圳音像公司发表的这张,早年以《新潮》和《分手的时候》为名各出一版,两个原始版本我都有过。其中一半歌曲为黄小茂词/崔健曲,另一半为周晓明、德君、刘元、黄小茂等词曲。大紧这里提到的两首,《在远方》是德君词曲,“一泓清水”即出自这首歌;《浪子归》是黄小茂词,崔健曲。

  评论这张
 
阅读(215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