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皖的博客

倾听。入戏。吹牛皮。扯椰子。

 
 
 

日志

 
 
关于我
李皖  

职业报人, 业余写作。著有《回到歌唱》《听者有心》《民谣流域》《倾听就是歌唱》《我听到了幸福》《五年顺流而下》《人间、地狱和天堂之歌》《多少次散场,忘记了忧伤——六十年三地歌》《暗处低吟》《亮处说话》《娱死记》《锦瑟无端》等书。在《读书》杂志开有专栏。曾任华语音乐传媒大奖第二、三、四届评审团主席。另编纂有万里茶道著作《重走中俄万里茶道》《俄罗斯的中国茶时代》。商业用途转载, 请事先征得同意。非商业用途自便, 惟请注明作者和原文链接。我的邮箱: lwan艾特vip.sohu.com

网易考拉推荐

《晓说》点评之七:说台湾滚石  

2016-08-25 18:02: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3年,应邀为《晓说4》“第八期  光阴的故事——华语乐坛三十年”写评点。这是第七部分——

 《晓说》点评之七:说台湾滚石 - 李皖 - 李皖的博客

 

然后许巍来的时候,印象也特别清楚,现在已经没有那个录音棚了,是在平安里那里有一个录音棚,叫旅游棚,大家就说,西安又来一个人叫许巍。然后大家全都跑到那个棚里去,包括当时仅有的几个唱片公司,这么些人大家都去了,我还记得是程进,就是红星音乐把他带来的,然后在那儿录他的小样,我们全体都站在录音棚里听,他当时也带了两首歌来,一个叫《两天》,一个叫《执着》,然后用他那种苍凉的大嗓子唱起《执着》,然后我们大家听了,哇!好美好。那是一个特别美好的年代,就是媒体也很美好,那个时候的媒体和大家全都是一拨人,就是一起弹琴唱歌,一起喝酒谈音乐,然后一起坐在那看外国的演唱会,大家看得那种汗毛倒竖等等等等(1),就包括我在有一期叫“80年代大师”,讲Live Aid,无数次大家坐在那一起看,媒体的音乐记者们,听的唱片之多,今天的记者全加一起,都没有那个时候的一个人多,然后他们对每张唱片的热情,在报纸上,电台里,怀着那种热爱推广的心情,包括他们说出来的那种语言,今天已经完全成为一个是不是真实都不敢说的美好的记忆(2)。台湾那时候也是,台湾那时候由于有了罗大佑他们诞生了,当然最重要的是有了那些热爱音乐追求的老板们,那时候滚石的那几位老板,段钟潭老板,到现在还是滚石的段总,后来我也认识了,每次见到段总,都怀着崇敬的心情。当时段钟潭、吴楚楚、彭国华他们一起建立了滚石音乐,滚石音乐是我们那代人,包括到今天也是华语音乐最大旗帜,我还记得我们每个人墙上都贴着一张滚石的海报,一张这样长条的海报,我希望你们找到给大家看,天上飞着一些石头,但是那个时候电脑技术不够好,看起来没那么真实3D,大概就那么拼上去的,但是滚石所有的歌手,全在那儿,每一个戴一个墨镜,特别酷,全这样插着手,有人坐在地上,有人蹲着,有人站着,上面有一行字,在台湾每一家唱片公司,都在深夜聆听滚石的音乐。我当时看了觉得牛逼呀,牛逼闪闪,因为他说的是每家唱片公司,都在深夜聆听滚石的音乐,就是白天在那儿竞争对手,夜里你也得听(3),但是那些人在那儿站着,那些人都是什么人,你想想,罗大佑这样,李宗盛这样。我还记得李宗盛《生命中的精灵》的一张,也是在整个华语写作流行音乐里,起到了那种巨大的推动作用。就是他那种唱法、写法,然后他那种和弦的编法等等,后来已经成为了台湾流行音乐标志了,就是他那种和弦走向,当然后来已经多了,大家都那么去写。那个时候李宗盛刚来的时候,刚被大家听到的时候,那些东西都是特别特别的新鲜、漂亮等等(4)。李宗盛也是在我们行业里一直被叫大哥的,是这样,在我们行业里叫他大哥,大家就知道说的是李宗盛,不用说李大哥,就是大哥如何如何。在电影行业里说到大哥,大家都知道说的是成龙,就是大哥如何如何。这两位大哥代表了华语文化重要的山头,音乐以台湾为首,因为香港后来音乐是越来越……四大天王之后,慢慢越来越不行了。我继续说滚石那张海报,罗大佑这样站着,李宗盛这样站着,然后齐秦这样,齐秦对我们那一代人的吉他,起到空前的作用,因为齐秦那些唱片里的木吉他是最明显而漂亮的。那个时候齐秦是才貌双全,嗓音又漂亮,几乎是鹤立鸡群式的那种样子,每个人都谈着齐秦的那些木吉他,我还记得每个前奏大家都会《冬雨》,或者是《外边的世界》,每个人都能弹(5)。然后齐秦的姐姐齐豫站在旁边,齐豫那张唱片《骆驼 飞鸟 鱼》,我觉得至少名列台湾,在我心里,台湾最伟大的唱片前十名,也是滚石出品的标杆性的唱片。当时那些年轻音乐家们,涂惠源什么什么呀,涂惠源写最好的歌,不是后来写的《听海》,而是齐豫那里面的《骆驼 飞鸟 鱼》(6)。然后齐豫还能唱英文歌,还能唱法文歌,还能唱各种各样的那种空灵美好的嗓音。尤其晚上听齐豫的歌,有一种特别特别辽阔悠远的那种感觉(7)。那个时代流行音乐给人的感觉,不是今天的消遣性的,玩一玩。那时代的流行音乐,被两岸三地的音乐家,一起努力提升到了完全和电影和文学,和绘画和戏剧,到同一个高度的那个时代,就是那个时代流行音乐承载了时代的呐喊,也承载了每个人的心情,最好的爱情等等,是毫不逊色于其他类型的。今天看流行音乐,好像在人心里没有电影文学那么的高度,但是那个时候不一样,马兆骏盘着个腿坐在地上,等等等等。滚石代表了当时台湾最美好,今天回头看,也代表了台湾流行音乐最伟大的那个时代,包括后来滚石的老板们分开,吴楚楚跟彭国华,又创办了台湾另一家伟大的唱片公司叫飞碟,当时飞碟的口号叫“飞碟群星耀亚洲”,飞碟里面有苏芮,有王杰等等等等大批优秀的歌手。苏芮也是台湾标杆性的歌手,因为其实台湾邓丽君刘文正之后,我觉得首先发出第一声,电闪雷鸣一般的那种振聋发聩的一张唱片就叫《搭错车》,当时年轻的罗大佑在里面写了《是否》,由苏芮唱,都是苏芮唱的。然后梁弘志写了《一样的月光》(8)。然后侯德健写了《酒干倘卖无》等等,在那一张唱片里,在那一部电影里,那部电影叫《搭错车》。我觉得苏芮是幸福的,有一天我们一起做节目,我还讲到这张唱片,我说你是最幸福的人,因为你把台湾当年那一代才华横溢的音乐家的歌全给唱了。然后那一张唱片,大家有机会拿来听听《搭错车》,然后你听到那一代最年轻的时候,台湾那些优秀的音乐家们唱的歌,写出来那些歌被苏芮美好的嗓音唱出来(9)。后来飞碟又卖给华纳以后,又分家,然后彭国华先生还从飞碟又出来,又创办了风华音乐及大家知道张惠妹就是风华做出来的歌手,作为流行音乐最重要的,不光是这些人才,音乐家也好,歌手也好,这些有理想、有梦想的老板们,我觉得也是最重要的,如果老板纯粹是商人,或者是这样那样的,像我们以前文工团、电视台这种体制,我觉得是没办法的(10)。当然我们这边也做了很多努力,包括我跟我的师兄宋柯也做了麦田音乐,也绵延了十几年,然后从麦田开始,到华纳的麦田,太合麦田,我们也希望能做成那样,就是一直怀着有良心的这种态度来做,包括我们做的朴树、叶蓓等等,包括麦田后来收购了红星音乐,红星音乐最早的田震、郑钧、许巍等等。当时麦田跟红星算是大陆最有追求的两家唱片公司,分别做民谣跟摇滚,但是现在合并成一家了,都在太合麦田里(11)。虽然我们没能做成港台那样大规模的工业化的流行音乐,但是我们至少有一些独立的厂牌,努力把大陆的人才留住,让大陆的流行音乐,虽然不是一条线或者一个面,但是一个一个点还都能保持下来。也包括了做摇滚的厂牌除了红星以外,还有摩登天空,摩登天空也15年了,大概播出的时候,已经15年了,麦田音乐已经有16年了,17年了。我觉得大陆最早的唱片公司,大概也只有20年历史,就是从92年才开始有(12),最早的两家就是正大跟大地,大地做了,就是我们“校园民谣”系列,我的那些作品,最开始在大地发表的,然后正大,当时只有两家唱片公司,我们最开始想要送到正大,我还记得正大的音乐总监是台湾来的叫孙仪,他写的《月亮代表我的心》的歌词,他说这样的词怎么能写到歌词里呢,什么什么半块橡皮,这不行。可是拿到大地,他们就特喜欢,就说明音乐没有一个客观的标准,大地当时的总监,就是师父黄小茂,然后黄小茂特别喜欢,在那里开始发表了,于是我们也来到这个行业。我们也给大陆流行音乐做了一些小小的贡献,也是我到今天为止很欣慰的地方,我自己因为在2012年开始,又开始自己的巡回的作品音乐会,每当看到万人体育馆里,万人齐唱你的好多作品的时候,每次都大概有五六次大合唱。看到大家一起流泪,怀念起有这些歌陪伴的青春的时候,我自己也觉得,流行音乐还是很美好的,就是我们陪伴过大家的成长和青春、爱情,某一天的夕阳,或者某一个早晨的泪水,让我们觉得特别欣慰,我自己每当看到这种情景的时候,我就觉得我可以原谅自己了吧,我其实特别感谢流行音乐,我觉得每一个年轻人的成长,有可能有的人没有电影的陪伴,有的人没有文学的陪伴,但是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年轻人的成长,没有流行音乐陪伴(13),这是一个伟大的事业,不管今天它改名叫娱乐业也好,叫做什么也好,大家还是会努力做下去,虽然今天已经远远不是那个黄金年代了,但是我猜下一个黄金年代还会来,还会有一大片优秀的音乐家、年轻人,以及一大批优秀的作品陪伴大家成长。(14)

    

(1)还有另一个角度:价值一统的年代(1960s、1970s),最后产生了这价值一统的尾声(1980s、1990s),大家都在这尾巴尖儿上,共同的情感、共同的感动、共同的美好、共同的背叛,轰!之后,就到了今天这价值多元的年代。大紧所深情追忆的“过去的好时光”,那个美好年代,再也回不来了。

 

(2)饕餮症产生于饥饿。中国人告别贫瘠后,精神食粮从无到有,从有到多,从多到爆——在一个可获取的音乐资源无穷无尽的年代,这种热情也回不来了。

 

(3)滚石出版的、有自主版权的唱片,共计有2000多张。这些唱片以长期稳定的品质树起了一种声望,就是音乐有内容、有态度、有个人特色、有人文精神。我曾作过一个统计,只考虑其中的优秀之作,既不凑数字,也不强行求整,可以选出多少张唱片呢?258张。

 

(4)引领艺术进步的总是一小撮先知先觉者。李宗盛《生命中的精灵》出版于1986年,在台湾不算热门,大陆知道它的人寥寥无几,但在一帮极少数的音乐狂热分子口中,它是传奇,一“拷”难求。相隔一年多后,王迪把其中部分作品“扒带”作了翻唱,才算是有比较多的人听到它了,但一般来说,听的感觉不适。

 

(5)齐秦从小众到大众的扩散速度极快,引进版也出得早,仅一两年的时间,就在全国爆炸开来。这跟李宗盛是不同的。当时木吉他弹唱在校园中风行,齐秦那几首歌的编配非常高段位,唱得又漂亮,一下就把大家给震了,成为模仿和学习的对象。

 

(6)涂惠源还给黄妈写了歌,《躲在音乐背后的人》,那是黄绮珊的录音代表作,可以作为CD拿得出来的。

 

(7)大紧有女高音美声崇拜哈,所以后来,欣赏叶蓓,欣赏谭维维……

 

(8)杯具了,满嘴跑火车是要出鬼的。《一样的月光》是李寿全作曲,吴念真和大佑作词。梁弘志写了专辑中极为动听的三首,《请跟我来》、《把握》、《变》,“想起初相见/似地转天旋/当意念改变/如过眼云烟”,美啊!

 

(9)好听的唱片多,优秀的唱片也不少,真正稀罕的是里程碑,是开先声、时间标志,振聋发聩,唤起人世的觉醒。此专即是。而且,它是极度完美的,现在听来,依然出类拔萃,超凡脱俗。

 

(10)独立之人格,自由之思想,音乐之理想——需要有这等素质的老板,才能生产出真正的音乐杰作。

 

(11)当时大陆有追求的唱片公司还有:大地、字母、嚎叫、CZ、汉唐、天蝎……但是或者夭折了,或者休克了。

 

(12)那么,这以前的唱片都是哪儿来的?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吗?所以,这里必须作个交代,不然我们无以看清楚这整个历史。大陆的唱片公司一直有,从上世纪初直到现在。1949年,到晓松说的1992年,国有唱片公司是市场上的唯一主体。70年代末期以后,它们对大陆流行音乐的重新发育、发展起到了巨大作用。就是到了现在,它们在音乐出版事业上仍功业卓著,如中国唱片公司、上海声像出版社……

 

(13)音乐无门槛,有人唱、有人播可能你就听到了,还可能就被打动了,成为那一个时空中永远的回忆。流行音乐的这一点,确实特别。

 

(14)所谓黄金时代,是大家都把音乐非凡对待,大家的心里有黄金,然后那个时代就成了黄金做的,灿烂美好。不要指望有哪个天才音乐家会把你带到黄金时代,我们大家先要变成黄金。

  评论这张
 
阅读(17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