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皖的博客

倾听。入戏。吹牛皮。扯椰子。

 
 
 

日志

 
 
关于我
李皖  

职业报人, 业余写作。著有《回到歌唱》《听者有心》《民谣流域》《倾听就是歌唱》《我听到了幸福》《五年顺流而下》《人间、地狱和天堂之歌》《多少次散场,忘记了忧伤——六十年三地歌》《暗处低吟》《亮处说话》《娱死记》《锦瑟无端》等书。在《读书》杂志开有专栏。曾任华语音乐传媒大奖第二、三、四届评审团主席。另编纂有万里茶道著作《重走中俄万里茶道》《俄罗斯的中国茶时代》。商业用途转载, 请事先征得同意。非商业用途自便, 惟请注明作者和原文链接。我的邮箱: lwan艾特vip.sohu.com

网易考拉推荐

茶叶在俄罗斯的普及  

2017-03-10 21:36:07|  分类: 叙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俄罗斯]伊万·索科洛夫 撰写
黄敬东 译
李皖 译校

茶叶在俄罗斯的普及 - 李皖 - 李皖的博客
 

要确定茶叶消费普及的规模,仅仅了解俄罗斯茶叶的进口和内销规模是不够的。

即使可以弄清楚走私到俄罗斯的茶叶数量,我们也只能看见一个总体数字,由此计算出俄罗斯居民人均茶叶消费的数量。而且,茶叶的消费因地区的不同而具有很大的差异。

很显然,一个地道的莫斯科人的茶叶消费量要远远高于楚克奇人和现在的阿尔罕格尔斯克州的居民。蒙古、西藏、西伯利亚和中亚的原住民(其中部分民族在不同时代曾经并入过沙皇俄国、苏联和俄罗斯的版图)有喝奶茶的习俗,他们把一块砖茶放进锅里煮开,加入黄油、牛奶或脂油,再加一点点盐(有时也加糖)。

山区居民喜欢在茶里放盐,为的是在干燥的气候下保持体内水分和盐的平衡。人们有时在泡茶之前快速重复一次发酵的程序,即把砖茶放在火上加热,为的是增加茶叶的“香气”。

俄罗斯革命前的研究者伊万·库里舍尔在引用经济学家格利高里·涅波利辛的话时写道:“尽管进口所有货物集市化的大旗高高举起,尽管商界代表大会已经召开,但在茶叶还没有开始直销以前,从商业角度上讲都不能算成是已经开启了集市贸易。在此之前,不可能对集市贸易的所有交易商品定价,也无法限定商品价格结算的期限。在八月最初的几天中,商界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到了中国商品街,因为主要的批发商们在这里决定关于茶叶的问题:集市的命运取决于他们关于价格和付款条件的决定。”在恰克图经商的商人们,用出售茶叶得来的钱收购呢子布、灯芯绒、毛皮等其他可以在中国销售的商品,他们还储存各种加工类商品、葡萄酒、糖等等用于在西伯利亚的销售。资金流的走向、所有商品的价格的制定、集市贸易的效果措施是否正确都将取决于他们。

正是在与茶叶相关的各种事项顺利解决和收场之后,集市贸易才算真正意义的开始了。

差不多到了19世纪60年代末期,茶叶主宰市场的局面才算过去,由棉布及棉织品取而代之,这类商品在19世纪下半叶成为给其他商品定价的基础。经济学家符拉基米尔·别佐布拉佐夫指出:茶叶作为一种给别的商品定价的参照物,逐渐被棉布取代。

有关茶叶在集市中的特殊作用,很多国外的研究学者也有发现,比如研究家理查德·帕斯。

后来成为第一等级商人的伊万·斯隆诺夫(俄国演员、教育家、商人——译者注)在回忆自己童年和青少年时光时讲述说,亲戚们把他送去一家鞋店当学徒,“店里所有雇员每天喝两次茶:早上和中午时间”。

在店内喝的茶叶,保存在主人那里。喝茶的砂糖每月提前发放,全月的用量,店员每人1俄磅,学徒每人半俄磅。

这种福利不是在所有店铺里都可以享受到的。根据伊万·别洛乌索夫的回忆,师傅们早上一般都去小餐馆喝茶,或者由主人在家请他们喝,喝茶的钱必须是主人付的。这是因为在19世纪60年代在扎利亚杰(莫斯科市中国城南面的街区,19世纪著名的商业街——译者注)附近没有一家便宜的小餐馆,唯一一家最近的餐馆在莫斯科桥的方向、拉宁宫旁边的戈留诺夫之家里面。学徒没有茶喝。早茶后一直工作到中午12点。

按照伊万·别洛乌索夫的回忆,中午12点有午休,然后继续工作到下午4点。下班后师傅们继续去喝茶,下午茶是自己掏腰包。别洛乌索夫是这样描写这个过程的:“值班的学徒去老板那里取买茶的钱,学徒走进老板房间是这样呈报的:老板,我来取师傅们的茶钱,瓦西里·克里沃伊师傅和季墨菲·伊万诺维奇师傅是10戈比,伊万·赫洛莫夫师傅15戈比,其余的是5戈比。”

在特别寒冷的冬天,店主们整天就待在小餐馆里喝茶(和伏特加)、拉家常、解决经商的问题等。

伏特加和茶时常被人们轮换着喝。据有关资料显示,在农村,农民们干完零活回到家里,总是要喝一些伏特加、茶和啤酒。

有些店主差不多是一整年都泡在小餐馆里,店里只剩下店员和学徒工。冬天尤其难过,因为担心失火店里是禁止生火的。

学徒们如有机会溜出店外取暖,他们最喜欢喝点热的东西暖身子,这东西非茶莫属了。伊万·斯隆诺夫在回忆录里写过喝茶暖身子的后果:“在寒冷天气里喝热茶,可以感觉到胃里如熔化的铅在流动,第二天下巴上就会出现一个大包,吞咽时有痛感,这种病叫做“铅块儿”病(烫伤后遗症——译者注)。

还有一段类似的关于19世纪莫斯科店铺学徒工日常生活的回忆:“冬天真的是让他们(学徒工)吃尽苦头,冰天雪地里挨冻,脸颊都是冻坏了的。喝个茶也是很不方便,杯子很烫,端着不动,烫手,手也是冻僵了的。学徒不得不把杯子在两个手之间换来换去,不时呷一口的时候,嘴唇又被烫着了。”就是这些学徒们常年被使唤去打泡茶的开水。

尼古拉·韦什尼亚科夫(俄国社会活动家、收藏家——译者注)关于商人生活的回忆录对斯隆诺夫的故事做了补充。比较富裕的商人家庭早上9点在家喝一次茶,5点喝一次晚茶,晚上9点吃晚餐。

另一位作者,尼古拉·达维多夫,在回忆1850—1860年间知识分子家庭日常生活的时候写道:“莫斯科一个殷实的知识分子家庭的日常生活有着极其严格的秩序,轻易不会被打破。在后门的干草上或厨房里摆放着大茶炊,在饭厅里的桌子上已经摆上了早茶或咖啡,还有喝茶用的菲利波夫小面包和带咸味的面包圈。早上八点半,家中的所有小孩子必须在家教的陪同下聚在桌子边喝早茶……”。

按照尼古拉·达维多夫的描述,晚茶在知识分子家庭是这样喝的:“晚上9点,餐厅摆好桌子喝晚茶,然后孩子们去睡觉。除此以外,晚11点的茶是送到客厅或书房给大人和客人喝的。”从19世纪末20世纪初存留下来的大量照片、相片明信片、立体明信片让我们看见不同社会阶层品茶的情景。

照片上拍摄了社会上各色人等喝茶的场面,有贵族、小市民、来自不同省份的农民、工匠等。而且重点在于同样是农民,他们不仅仅出现在20世纪初的照片上,在时间标注为19世纪末的照片上也能见到他们,这便是茶叶在他们中间得到普及的最有力的佐证。

还有一点很重要的是,这些照片不全是用于展示俄国和外国的贵族范儿,不是所谓的“俄式”生活方式的宣传片,很大一部分是普普通通的家庭留影,而不是用来印刷销售的照片。这样的照片常常在印刷品和电子载体精选的图片资料中浮出水面。

摘自《俄罗斯的中国茶时代》(7)
题目为编辑添加

茶叶在俄罗斯的普及 - 李皖 - 李皖的博客
 
俄罗斯的中国茶时代:1790-1919年俄罗斯茶叶和茶叶贸易
伊万·索科洛夫 著
黄敬东 译
李皖 校

武汉市“黄鹤英才(文化)计划资助项目
全彩印刷 
16开硬壳精装大开本
300余页
2016年12月第1版 第1次印刷
武汉出版社出版

邮购59元 2本100元包邮
购书请进微店:
https://weidian.com/i/2029619762?wfr=c&ifr=itemdetail
  评论这张
 
阅读(11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