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皖的博客

倾听。入戏。吹牛皮。扯椰子。

 
 
 

日志

 
 
关于我
李皖  

职业报人, 业余写作。著有《回到歌唱》《听者有心》《民谣流域》《倾听就是歌唱》《我听到了幸福》《五年顺流而下》《人间、地狱和天堂之歌》《多少次散场,忘记了忧伤——六十年三地歌》《暗处低吟》《亮处说话》《娱死记》《锦瑟无端》等书。在《读书》杂志开有专栏。曾任华语音乐传媒大奖第二、三、四届评审团主席。另编纂有万里茶道著作《重走中俄万里茶道》《俄罗斯的中国茶时代》。商业用途转载, 须先征得同意。非商业用途自便, 惟请注明作者和原文链接。我的邮箱: lwan艾特vip.sohu.com

网易考拉推荐

阿努什卡是个小美人儿  

2017-03-16 19:50:29|  分类: 叙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俄罗斯]伊万·索科洛夫 撰写
黄敬东 译
李皖 译校

阿努什卡是个小美人儿 - 李皖 - 李皖的博客
 
就在第一次鸦片战争(1840—1842年)中国被迫开放口岸之后,茶叶出口量迅速增长。1843年从中国运出1770万磅茶叶,而1851年运出9920万磅。

俄罗斯也有黄金和白银流失的压力,这种紧迫感迫使财政部开启了海运茶叶的先河。出于关税保护的目的,以前在俄罗斯是禁止海运的。1800年俄国颁布了相应法令,规定恰克图只能进行易货贸易,为的是避免硬币流入中国。所以从1800年开始,俄国商人被禁止用钱跟中国人买东西,这一禁令直到1854年才变更为可以部分用白银支付。

1816年也曾经实行过通过人工调节税率来控制茶叶的输入,茶叶进口被征收高额关税。

俄国商人还被禁止向中国人借款和向他们赊货(先给货后收钱——译者注),同时,俄国商人必须用现金向国库支付税款。这还不算完,俄国商人“无权自己决定易货商品的价格,而是应该根据商会推举的所谓的合伙人对俄国和中国商品的定价来进行交易,后者对所有商品进行定价并监督商人们是否按照这个价格进行易货交易”。

最后这项举措的制定是因为中方官员率先把他们的商人组织起来,结成统一的阵线来对付俄国商人。只是到了1855年,才规定了下一年在得到政府审批的情况下方可用白银跟中国人支付部分货款,也允许商人们自由定价进行交易。

19世纪末之前,中国尚未出现欧洲人概念的那种联合公司,但中国商人常常在政府官员的指导下联合在一起,通过行政方式对中国商人进行施压,使得俄国商人很难对中国商品砍价,这些商品也包括了茶叶。

回到对罚没物品来源的分析。其中有大量18世纪末的茶壶和茶杯,这些物品的来源相当之多,包括来自贵族阶层,也包括非特权阶层。

虽然标注有“茶壶”二字的物品不见得就是用来喝茶的,但细想一下还是可以看出当时饮茶的水平来。我们知道,19世纪初咖啡还没有普及,在19世纪的前25年里喝茶比喝咖啡要普及得多。

 物品名称 贵族 纳税阶层 非特权阶层 总计
 咖啡壶 4 2 4 10
 茶   壶 50 31 34 115
 糖   罐 6 2 2 10
 容积为1什托夫的酒瓶 43 29 15 87
 容积为0.5什托夫的酒瓶 19 - - 19
   各阶层民众日常生活中的饮茶物品来源及数量比较(罚没物品)


我们来看看从莫斯科居民那里没收来的、与宴席和饮品有关的器皿,为了直观我们做出一个表格如上。
很显然,咖啡壶用途就是它的字面意思所表示的,这就可以说喝茶的比喝咖啡的多出许多。此表格也间接地证实了茶和咖啡在那时的普及率方面的对比,同时,伏特加的用量比咖啡和茶叶的更大。

从19世纪初到1840年,茶叶更多地受到普通民众的青睐。当茶叶和其他食品一样成为大众消费品之时,大量的附属产品也应运而生。如果说最开始人们喝茶时吃的是小白面包和蜜糖饼的话,那么之后则出现了喝茶专用的蜜糖饼、糖果、饼干和其他各式各样的茶点。

大致从19世纪开始,茶和伏特加酒一起成为婚宴上的重要元素。成为婚宴的重要元素之后,喝茶风俗就常常出现在俄罗斯民间故事里:

阿努什卡是个小美人儿
她把公爵迎进门厅里
然后招呼公爵进屋
让他坐在橡木桌边
让他坐在橡木桌边
还用茶叶咖啡款待他
还用茶叶咖啡款待他……

19世纪下半叶,茶成为工厂里工人们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元素。

在这里有必要再次说说在第一章里提到的烧开水的锅炉,“锅炉其实就是公共厨房用的一个很笨重的铁箱,所有人只用这一个,所以都来不及完全烧开,大部分人喝的都是未开的水,肚子跟着受罪”。造成这种局面是因为厂里不允许安放茶炊,因为茶炊有导致火灾的隐患。

从19世纪末开始,发生过在茶里放毒完成自杀的奇闻逸事。《晨报》还报道过一件发生在1912年元旦的奇事:在卡卢加街上的卢契扬诺夫茶坊,一位名叫S.冬斯卡娅的23岁村姑因阿摩尼亚水中毒而亡。

在研究文化问题的时候,不可能错过“小费”现象(俄语中“小费”一词字面意思就是“茶钱”——译者注)。自有人际关系之日起,对给予的帮助用金钱来表示感激之情就产生了。而“小费”现象是何时出现的,我们目前无法确定。

这种现象或许诞生于18—19世纪的国外某个地方,而此时茶作为一种饮品在俄国越来越普遍被人接受,正是因为饮茶的普及和新阶层的加入,使得俄语中的“伏特加”一词受到了“排挤”。

“茶钱”实际上是和伏特加酒联系在一起的,而不是指喝茶。而且,在19世纪俄罗斯的某些地区,存在过一种类似于“茶钱”的情况,比如有一种纯粹的莫斯科的表达方式,给小费时不说给“茶钱”,而是“舀子钱”,舀子是旧时出售伏特加酒时的量酒器具(我们还发现莫斯科也有用“浅碟子”量酒的)。

类似于“茶钱”的同义词还存在于俄罗斯欧洲部分的一些地区,而且,这些词还会因时间而发生变化。比如,在谈及17世纪的风俗时历史学家米哈伊尔·比利亚耶夫写到:“打发服务人员离开时,会给他一个‘买小白面包’的小硬币。”

在弗拉基米尔·达理的谚语集里有一段有趣的说法:“现在就连酒鬼都不要酒钱,而是要茶钱了。”这句俗语的出现和社会上人们的观点变化有关:给人饮用有损于他人健康的饮品不是很礼貌,也不好意思被人知道。
要小费的时候说要茶钱,也是解除了给小费的人可能带来某些后果的责任。现在很多人有意识地不给乞讨者钱,是因为他们清楚这是在鼓励欺诈并会带给乞丐害处(乞丐们往往是拿讨来的钱去买酒喝——译者注)。

与此同时,在19世纪直接说要“酒钱”的也不在少数,比如在有些工厂里要“酒钱”曾经就是暗地里索贿。亚历山大·沃罗金描述过这样一件事情,有个工长和两个学徒向棉纺厂的一个工人勒索“酒钱”,结果被勒索的人支付了差不多7卢布50戈比,因此获得了一个顶替被开除的检验工的位子。在这种情况下,勒索“酒钱”十分方便,因为勒索者并不是直接要钱,而且被勒索者也被逼着和勒索者一起痛饮。


摘自《俄罗斯的中国茶时代》(10)
题目为编辑添加

阿努什卡是个小美人儿 - 李皖 - 李皖的博客
  
 
俄罗斯的中国茶时代:1790-1919年俄罗斯茶叶和茶叶贸易
伊万·索科洛夫 著
黄敬东 译
李皖 校

武汉市“黄鹤英才(文化)计划资助项目
全彩印刷 
16开硬壳精装大开本
300余页
2016年12月第1版 第1次印刷
武汉出版社出版

邮购59元 2本100元包邮
购书请进微店:
https://weidian.com/i/2029619762?wfr=c&ifr=itemdetail
  评论这张
 
阅读(1077)|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