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皖的博客

倾听。入戏。吹牛皮。扯椰子。

 
 
 

日志

 
 
关于我
李皖  

职业报人, 业余写作。著有《回到歌唱》《听者有心》《民谣流域》《倾听就是歌唱》《我听到了幸福》《五年顺流而下》《人间、地狱和天堂之歌》《多少次散场,忘记了忧伤——六十年三地歌》《暗处低吟》《亮处说话》《娱死记》《锦瑟无端》等书。在《读书》杂志开有专栏。曾任华语音乐传媒大奖第二、三、四届评审团主席。另编纂有万里茶道著作《重走中俄万里茶道》《俄罗斯的中国茶时代》。商业用途转载, 须先征得同意。非商业用途自便, 惟请注明作者和原文链接。我的邮箱: lwan艾特vip.sohu.com

网易考拉推荐

茶叶是从何时起在俄罗斯普及开?  

2017-03-07 13:41:04|  分类: 叙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俄罗斯]伊万·索科洛夫 撰写
黄敬东 译
李皖 译校

茶叶是从何时起在俄罗斯普及开? - 李皖 - 李皖的博客
 

研究者对民间文学具有特殊的兴趣,因为从中反映了人们对这种饮品从不喜欢到融入日常生活的演变过程。一句“喝茶好自在,不是去劈柴”以及其他谚语、俗语已经牢牢地成为俄罗斯文学的一部分。

由于对茶叶历史的不了解、对民间文学欠准确的注解和错误时间界定,导致在一系列专门的科研文献里出现了很多错误。

文化学者西玛科娃(紧接着烹饪师波赫廖普金之后)错误地认为“仅仅在19世纪80和90年代,当茶叶的市场价格普遍走低的时候,工人和农民阶层才对茶叶有了需求”。

在俄罗斯的欧洲部分,从19世纪末开始几乎在所有大工厂的集体宿舍里,都配有烧开水的锅炉,开水就是用来泡茶的。这个信息来自于工人向厂方抱怨对锅炉的清洗次数太少。

20世纪初,在建设西伯利亚大铁路的时候,一个外国记者见证了以下情景(被引用于阿·董加洛夫的文章里):“吃的基本上全是肉,喝大量的茶”,当时参与建设和维护西伯利亚铁路干线的工人有好几十万。

根据西玛科娃的说法,只是到了20世纪中叶,茶叶才在民间得到普及,而这与实际是不相符的。作者做出这个武断的结论,依据是烹饪师波赫廖普金写的一些科普书籍和对图拉州卡缅区亚布罗涅沃村的三名女村民的调查。这三名村民均出生于1917年革命之后(第一位出生于1919年,第二位出生于1925年,第三位出生于1927年),且正值国内战争时期,国家经济处于瘫痪状态,作者采纳的材料也大都是属于20世纪民间创作题材的范畴。

西玛科娃认为,“一直到20世纪中叶,茶叶一直被当作药物使用,而且只是在节日时或招待贵客时使用”,这个结论完全与历史事实不相符合。

烹饪师波赫廖普金谨慎地认为,在19世纪末茶叶还不是所有人都能消费的东西,然而他自己引用的资料恰恰推翻了他的这一结论。他在讲述19世纪最后四分之一时期基层官员、破落贵族、大学生和女子讲习班学员的定量口粮时写到:即使是这个社会阶层的人的伙食也是非常不错的,每周喝两次咖啡,其余的时间喝茶。

波赫廖普金描写的当时贫困的基层民众的食谱相当于今天中档餐馆的档次。诚然,在19世纪末茶并不会像2010年一样人人都可以喝到,现在几乎在所有的售货亭里都可以花5-10卢布买一杯加糖或不加糖但不带柠檬的热茶,花10-15卢布就可以买到加糖和柠檬的热茶了。现在每天可以喝上好几次茶,对弱势群体(酒鬼、流浪儿和居无定所的人)也一样。而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不是所有的弱势群体(莫斯科和圣彼得堡另当别论)都可以喝得到茶的。

可以认同的是,在俄罗斯欧洲部分的某些偏远的村庄里,茶叶或许还是稀罕之物,但不能就此下结论说贫困农民根本就没有喝过茶。

不少当代的研究者在没有收集到全面的资料的情况下就贸然得出一个不合实际的结论。波赫廖普金厨师的观点本身很显然缺乏历史依据,而关于普通人能不能喝到茶的结论很可能只是他个人的看法。

波赫廖普金描述的19世纪末20世纪初形形色色的食谱,其中包括了各阶层人士喝的茶水,这些本身也和他的结论是自相矛盾的。

没有证据的假定是不会被现代科学接受的,一位名叫别兹金的学者在他的一篇不算成功的学术论文《农民日常生活初探》中,多次链接到同一个文件而且仅仅凭借一个文件就轻易做出结论:“……19世纪末在黑土边疆区的村庄里茶叶并未得到普及……”。

还是这位别兹金,认为茶叶基本是被当成药物使用的。根据我们的研究资料,这一说法被大量的资料来源所证实,所以可以接受,但有一个附带说明:19世纪末,茶叶已经完全不仅仅是被当作药物服用了,虽然在同一时期商人们已经开始“利用”它的好处了。

除了数字资料、一些关于19世纪的回忆录和法国文人阿·德·古斯丁的书之外,还有不少证实1840年前后茶叶在俄罗斯帝国就已经十分普及的史料。

在《科学与生活》杂志上的一篇署名热加洛娃的文章里,配了一幅插图,上面画的是前文已经提及的来自别尔莫戈里耶的纺线板,图画创作时间是19世纪中叶,在纺线板的中心位置是一个饮茶用的茶炊。

还有一种意见是,俄国民众对茶的青睐早在19世纪30年代就存在了。还有一位叫鲍里斯·叶戈罗夫的研究者提出了一个合乎逻辑的假设,那就是1861年俄国的改革促使了茶叶的飞速普及。这个假设多多少少有些道理,不过,还是谈不上“飞速”。

同时,经济学家约瑟夫·库里舍尔根据一些接近官方的、同时也是过分保守的统计资料(没有考虑茶叶走私和冒牌货)计算出19世纪中叶俄罗斯人均茶叶消费量只有0.2磅,而同一时期在英国是1.8磅,在美国是1磅。约瑟夫·库里舍尔还认为,城市居民(当时约为500万人)的消费量占绝对优势,“人均1.6磅,或者几乎就和英国差不多”。

在约瑟夫·库里舍尔的统计里看出,农村几乎就没有喝过茶,这与实际不符。他没有收集完整的资料,计算方法也不正确。约瑟夫·库里舍尔公布的数字过于保守,考虑到非法运入的茶叶和冒牌货,我们在约瑟夫·库里舍尔的数字上大概再加30%,这样才比较切合实际。

除此之外,还必须考虑到茶叶的重复和多次冲泡功能。即用喝过的茶叶再多次冲泡,当时这种茶还有一个专门的称呼叫“粗茶”,之后还有一个同义词叫做“隔夜茶”。

在城市里,多次冲泡后的茶叶甚至都不会被轻易扔掉,都会被收集起来成为冒牌茶叶的主要原料。

我们发现,在这一方面研究中所采纳的依据和编年史紧密关联在一起,这让我们确信正是在19世纪40年代,饮茶习惯达到第一次高峰,茶叶也在俄国普及起来。第二次巅峰期发生在19世纪末,这在附件的茶叶进口数量图表中可以清楚地看到。


摘自《俄罗斯的中国茶时代》(5)
题目为编辑添加

茶叶是从何时起在俄罗斯普及开? - 李皖 - 李皖的博客
 
俄罗斯的中国茶时代:1790-1919年俄罗斯茶叶和茶叶贸易
伊万·索科洛夫 著
黄敬东 译
李皖 校

武汉市“黄鹤英才(文化)计划资助项目
全彩印刷 
16开硬壳精装大开本
300余页
2016年12月第1版 第1次印刷
武汉出版社出版

邮购59元 2本100元包邮
购书请进微店:
https://weidian.com/i/2029619762?wfr=c&ifr=itemdetail
  评论这张
 
阅读(96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