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皖的博客

倾听。入戏。吹牛皮。扯椰子。

 
 
 

日志

 
 
关于我
李皖  

职业报人, 业余写作。著有《回到歌唱》《听者有心》《民谣流域》《倾听就是歌唱》《我听到了幸福》《五年顺流而下》《人间、地狱和天堂之歌》《多少次散场,忘记了忧伤——六十年三地歌》《暗处低吟》《亮处说话》《娱死记》《锦瑟无端》等书。在《读书》杂志开有专栏。曾任华语音乐传媒大奖第二、三、四届评审团主席。另编纂有万里茶道著作《重走中俄万里茶道》《俄罗斯的中国茶时代》。商业用途转载, 须先征得同意。非商业用途自便, 惟请注明作者和原文链接。我的邮箱: lwan艾特vip.sohu.com

网易考拉推荐

茶啊,真是人生的欢乐!就像是糖,代表了甜蜜  

2017-03-08 17:01:24|  分类: 叙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俄罗斯]伊万·索科洛夫 撰写
黄敬东 译
李皖 译校

茶啊,真是人生的欢乐!就像是糖,代表了甜蜜 - 李皖 - 李皖的博客

 
与中国和日本的饮茶习惯不同,俄国的饮茶更接近饮茶的本质。在中国和日本,不习惯往茶里放糖和蜂蜜。而在俄罗斯几乎从接触喝茶起就开始添加蜂蜜,之后开始加糖,称为“茶点”,这和当时糖的昂贵价格有关。19世纪初以前,糖一直就是舶来品。

俄罗斯的甜菜种植和甜菜糖的工业化生产从19世纪才开始,第一家糖厂于1800年在图拉省建成。

甚至到了19世纪中期,糖产量还是不值一提,尽管俄国政府单方面实行了保护主义。当时除了自由港敖德萨之外,所有其他砂糖进口渠道全部被禁止。

革命前的一位研究者曾经说:“俄罗斯的工业部门在19世纪中期还未能大规模产糖。”

然而在19世纪的俄罗斯,几乎所有人都会饮茶:从高级官员到商人和生意人,从农民到神甫和和尚。只有连5戈比都无法挣到的最穷的人才失去了品茶的可能。从19世纪初开始,每天喝早晚茶的传统得到了全面的普及。用茶招待客人是中国的传统,这个传统也融入到了俄罗斯文化中。在中国,饭前饭后要喝茶,而俄国人则喜欢饭后来一杯茶。

在俄罗斯还有和家人及朋友们一起到大自然中用大茶炊沏茶喝的传统。如果自己没有茶炊也没关系,在公园人们游玩的地方到处都有带着大茶炊的妇女,她们是专门卖茶的且价格也不贵。

尼古拉·达维多夫(俄罗斯知名的社会活动家、大法官——译者注)在回忆1850—1860年莫斯科人的生活时写到:每逢夏季民众游园会时,起初是在马林罗夏(莫斯科市北部公园名——译者注),然后是萨科利尼克(莫斯科东北部的公园名——译者注),公园里均没有配备售货亭,然而,在草坪上、树荫底下有很多小桌子,桌子上摆着在新鲜空气中冒着好闻的气味的茶炊。人们先是喝大量的茶,然后在手风琴的伴奏下跳起圆圈舞。

傍晚时分,时常有穿戴雅致的人群来到位于莫斯科郊外的彼得公园(莫斯科西北部的公园名——译者注),当尘土不再飞扬时,人们在林荫道上或骑马或坐上马车兜风。然后在离彼得宫不远的环形场地上的长凳或桌边椅子上坐下,一边观望着周边景色一边喝着摆放在那里的茶、咖啡、冰镇饮料(苏打水以及人工汽水在那时算很时尚的饮品),而男性“骚年们”则悄悄地从茶壶里取出香槟来。

尼古拉·达维多夫在回忆1850—1860年的莫斯科时还写道:莫斯科人很喜欢吃,也很会吃,这个传统一直保留到现在。食品店门庭若市,小餐馆在莫斯科的生活中是必不可少的。食品、酒类以及茶水类的生意往往做得很大很大。

还是这位尼古拉·达维多夫,对莫斯科小餐馆里的喝茶情景也有描写:喜欢光临雅致小餐馆里的人们和现在有些不同,首先,餐馆里没有公用大厅;其次,和一些光鲜亮丽的青年人坐在一起的是一些穿戴朴素的普通人,有很多身着长上衣的商界人士来这里仅仅只是为了喝茶……

我们发现,小餐馆里茶都是给“双份儿”的:上两把茶壶,一把壶里装的是开水,另一把壶里是泡好的茶。

富裕的企业主们和科学家们更喜欢搞一些茶聚,比如说亚历山大·克诺瓦洛夫(政治家——译者注)从1910年起搞的“喝茶”活动,都是上述两类人聚会的地方。和伏特加酒相比,茶水可以让人在重要的谈判中保持清醒的头脑。茶的这一特点被重视,不仅仅是商人们,也还有莫斯科的小偷们。

有一位莫斯科人描写过在莫斯科抓小偷的情景:他(小偷)坐在一个小餐馆里喝茶,应该说这类人是从来不喝酒的,或者从来不多喝,为的是不失手。一个警局的差役走进小餐馆来,就像招呼一个下等兵一样对谢尔刚诺夫说道:

——亚历山大·康斯坦丁诺维奇,局里让我来抓你。
——抓吧,——谢尔刚诺夫平静地答道。
——别,你还是自己走吧,——差役吩咐说。
——那等等,我喝完茶,——谢尔刚诺夫说着就开始喝茶。
喝完茶之后,谢尔刚诺夫对差役说:
——走吧,见鬼,真是烦死人了!——说着就去了警局,随后在那里被送去蹲班房。

在俄罗斯有些家庭,喝晚茶时喜欢读书。

有一个例子可以印证喝茶有利于交流:赫赫有名的莫斯科警察局局长祖巴托夫十分喜欢通过和犯人一起喝茶来审讯他们,借此劝告被羁押者和政府合作。关于茶有促进交流的功能,中国人也是早有发现。

除了贵族和商人,莫斯科的马车夫也是爱茶一族。有位作者在19世纪回忆录中写道:我曾经说过,城门周边住的基本上都是马车夫,他们在那个时代的生活让我想起古代俄罗斯人的生活。所有郊外驿站的人们都是如此,早早起床,男人们去小餐馆喝茶,女人们在家也是喝茶。喝完茶后开始生炉子,冒出的炉烟在街道上袅绕,而冬天的炉烟则变成一根柱子直插寒冷的云天。

自19世纪中叶起,饮茶在各种教育机构和学校盛行起来。比如说在波尔托拉学校(莫斯科卡卢加城门附近的小市民学校),茶叶是学生的口粮之一。其中一名毕业生回忆说:“午餐有三个菜:灰色白菜做的难喝的汤,里面有一块牛肉,约有一俄寸长宽,厚度和普通的卷饼差不多;三个土豆;一汤勺加了一点点黄油的粥。晚餐有两个菜,没有土豆。早餐有一杯茶、一个小面包。下课后在下午5点的时候只有一个小面包。早上5点起床,然后去祷告、喝茶,之后值日的人开始扫地、擦灰尘并把门窗上的铜质教具擦干净。”

他留意到食物的质量问题,这显然是有人试图节省开支,而茶叶在当时并不昂贵,却对身体有益,也就顺理成章地被列入到节省的概念之中。

从19世纪下半叶开始,众多的养老院也开始提供茶叶了,这事本身也说明了茶叶在民众中的普及程度。

从某种程度上说,俄罗斯的饮茶习惯借鉴了东西方的经验,但也有一些本质上的区别。在彼得大帝统治的末期,酒馆、豪华餐厅等场所实际上就是俄国男人们的俱乐部,之后虽然名字变了但功能没有变化。起初,男人们在这里用餐和讨论生意上的事情。19世纪小餐馆文化的形成,实际上对俄罗斯茶叶的传播和普及起了推动作用。

在日本,咖啡馆是在明治维新时期才出现的,日语中咖啡馆是一个复合词,由“抽烟”和“喝茶”两个词组成,暗示着咖啡馆是人们聚集在一起交流、抽烟和喝茶之地。在俄罗斯,咖啡馆的大量出现可以追溯到19世纪末,始终不是小餐馆的对手。和普通大众的小餐馆相比,咖啡厅是一个高雅的场所。

从人均的饮茶量上讲,19世纪的俄罗斯和同一时期的英国相比相差甚远,但俄罗斯的欧洲部分喝的是最优质的中国茶叶。西伯利亚、高加索和中亚的游牧民族喜欢喝口味很浓(咖啡因含量很高的)、但质量稍次一些的砖茶。

在俄罗斯的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茶叶价格相对便宜很多,使得饮茶在这些地区十分普及。西伯利亚以及与中国接壤的边境地区的人民酷爱饮茶,所以,茶几乎从一开始就成为了他们的民族饮品。

在19世纪初的西伯利亚,根据学者叶甫盖尼·卡利赫提供的资料,俄国商人从原住民那里收购毛皮,运到边境从中国人那里换回很多商品,其中就包括茶叶。这同时也证明了茶叶价格在西伯利亚是相对低廉的。
甚至是在当时还属于俄罗斯的阿拉斯加这个极其贫困的地区的原住民,从19世纪40年代开始也显示出对茶和糖的热情来。

对很多原住民来说,比如满族人,茶成为他们重要饮品的时间比在俄罗斯来得还要早。


摘自《俄罗斯的中国茶时代》(6)
题目为编辑添加

茶啊,真是人生的欢乐!就像是糖,代表了甜蜜 - 李皖 - 李皖的博客
 

俄罗斯的中国茶时代:1790-1919年俄罗斯茶叶和茶叶贸易
伊万·索科洛夫 著
黄敬东 译
李皖 校

武汉市“黄鹤英才(文化)计划资助项目
全彩印刷 
16开硬壳精装大开本
300余页
2016年12月第1版 第1次印刷
武汉出版社出版

邮购59元 2本100元包邮
购书请进微店:
https://weidian.com/i/2029619762?wfr=c&ifr=itemdetail
  评论这张
 
阅读(101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