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皖的博客

倾听。入戏。吹牛皮。扯椰子。

 
 
 

日志

 
 
关于我
李皖  

职业报人, 业余写作。著有《回到歌唱》《听者有心》《民谣流域》《倾听就是歌唱》《我听到了幸福》《五年顺流而下》《人间、地狱和天堂之歌》《多少次散场,忘记了忧伤——六十年三地歌》《暗处低吟》《亮处说话》《娱死记》《锦瑟无端》等书。在《读书》杂志开有专栏。曾任华语音乐传媒大奖第二、三、四届评审团主席。另编纂有万里茶道著作《重走中俄万里茶道》《俄罗斯的中国茶时代》。商业用途转载, 请事先征得同意。非商业用途自便, 惟请注明作者和原文链接。我的邮箱: lwan艾特vip.sohu.com

网易考拉推荐

除了枪弹,茶叶也为俄国军队必供品  

2017-04-17 13:20:19|  分类: 叙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俄罗斯]伊万·索科洛夫 撰写
黄敬东 译
李皖 译校

除了枪弹,茶叶也为俄国军队必供品 - 李皖 - 李皖的博客
 
19世纪下半叶,茶叶作为一种重要的伙食补给出现在沙俄的军队中。军队一直都是社会的“指示器”,根据这部指示器,可以判断社会上的情况,所以分析一下当时军中的一些事情是非常有意义的。

军队里最初茶叶给养的记录出现在19世纪下半叶,当时仅仅是供给那些在艰苦环境下服兵役的士兵们(比如在西伯利亚),还有在军事行动时执行警戒巡逻任务的时候。后来也提供给在高加索地区执行侦察任务的士兵们。

直到1905年年底,军队茶叶给养的问题一直存在着。一位叫彼得·科切尔金的知名部队手册编撰人写过一个手册,名字叫做《俄罗斯士兵需求》,此手册于1905年在萨拉托夫出版,此后还有再版。这本小册子颇有意思的内容是它揭露了当时军队存在的许多问题,因为这些对军队现状的批评意见,导致在1905年的出版物上出现了限制阅读的字样:“不建议出售给部队下级军官”。

科切尔金指出,“因为缺少正当的娱乐活动,我们的士兵们把闲暇时间都花在了逛酒馆和茶馆上面,或者是听一些黄色下流段子”,很显然,茶馆在此被视为不道德的花天酒地的场所。

作者建议开设专门给士兵用的茶馆,这在1905—1906年基本上还属于新鲜事物:“无论如何也不能让金-格鲁斯奇(茶馆名)在我们这里风行起来,不管那些地方如何招人喜欢,因为它们花的是微薄的饷银,所以就失去了它的意义。我们可以自己开茶馆,我们的场地、供暖和服务是免费的,即使算上茶馆经营人员的开销,那也是微不足道的。而且还可以用以下方法补偿部分开销:出售营房冬季供暖用剩下来的劈柴,做马被、马车贴面和房间地毯剩下的花呢也可以出售。”

“开设士兵专用茶馆的目的是让所有士兵有机会‘享受’茶水,听听留声机、下下棋、打打地球等其他一些健康的游戏,这都是俄罗斯人十分喜爱的。这样的地方既可以开发士兵的智力,又可以减少他们在‘下层’集市游荡、在腐败场所和坏人结识的机会。社会上的茶馆里有图书室,虽然下级军官很喜欢读书看报,但他们付不起费用。”

公正地说,士兵专用茶馆在我国直到现在也没有真正搞起来。苏联时期曾经有人尝试开设一些类似的设施,但最终也是无功而返。

彼得·科切尔金曾经把俄国士兵与法国士兵做过一个对比,数据用表格来显示。如果对作者科切尔金来说俄法两国士兵每天都喝咖啡算不上最重要的需求的话,那么,俄国士兵需求的茶叶在他的表格中则是以红色下划线着重标示的。

作者还指出,“国人习惯抽烟、喝茶……” 他还说甚至连贫困人家在送儿子服兵役的时候,也不会忘记让他带上茶叶和糖块。

科切尔金证实说,所有来当兵的人,之前都已经习惯了喝茶,所以有不少类似以下的抱怨:“我想喝茶可没有”,“好想多喝点茶,但没有茶叶了”,“茶叶给养是不会白送的”,在1905—1906年间还有“俄国士兵既喝不到早茶也吃不上早餐”的抱怨。

甚至是农村家庭子弟,茶叶和糖在他们进军队前就已经成为第一必需品,就像针头线脑和洗澡票一样。作者不止一次强调说:就连贫困的外出打工的农民,虽然吃饭很节俭,却也习惯了喝茶。出门在外缺乏营养的膳食导致“身体器官受到损害,需要给身体一些必要的刺激物,所以他们习惯了在外出打工流浪的时候喝一杯酒或茶”。

还有一件新奇的事情:那时全社会包括最贫穷的农民都习惯了喝茶,而刚开始当兵的人只能喝到格瓦斯,所以那些习惯了喝茶的人“根本就不碰格瓦斯”。

彼得·科切尔金明显是在暗示军队的资金用途不到位,本来应该买茶叶的。

茶的问题在科切尔金的小册子里占了一节的篇幅,“茶叶属于对人身体有益的饮品,但军队里却不是通过公款配发。军队里只是在艰苦条件下的偏远地区和发生流行病(霍乱)的时候才会配发茶叶。除此之外,刚来的新兵每周可以领取两次茶叶。其实说来也很委屈,公家不配发茶叶的原因居然是因为开水供应问题。有些连队建过烧开水的炉子,但往往要花两倍的价钱去购买劈柴。有时候为了解除思乡之愁需要喝一点茶,那就需要花钱去部队小卖部买开水,虽然那里的开水也是用配发给士兵的劈柴烧出来的”。

在对军队给养现状进行分析之后,科切尔金做出如下结论:“在对上述描述的情况引起注意和对最后一次战争的失败原因进行分析之后,我们应该承认士兵的如下需求:①提高饷银;②和西伯利亚偏远地区的士兵一样,全军把茶叶当作给养之一统一配发,每月向士兵发放24佐洛特尼克的茶叶,或者每年按1卢布的价格发放3俄磅,共计3卢布。另外,方糖每月发放75佐洛特尼克,每年9俄磅36佐洛特尼克,价格是15戈比,共计1卢布40戈比。两项给养每年总计4卢布40戈比。军队使用的糖和茶不交印花税,政府不会因此而有所损失,因为这些糖和茶现在都是积存在生产商手里。士兵们如果不喝茶,就仿佛缺少了点什么。”

和茶叶一样,在军队里士兵抽烟同样也受到不公正待遇,小册子的作者因此愤然说:“如果说公家不发放茶叶,那烟草就更不用说了。一个有教养的人,为了报效国家来当兵,却失去了他起码的乐趣——抽烟和喝茶。”

按照科切尔金的看法,在军队中喝茶得不到解决,对俄国士兵的道德观念也有负面影响。所以,茶叶和卷烟的配给,被作者当成仅次于微薄军饷之后的第二重要的问题提出。科切尔金指出,茶叶以其自身的对健康有益的特性,其重要性更是远远大于烟草。这一点,光是看看作者在小册子中提及茶叶的次数就可以得出结论。

出售给军队的茶叶质量也是一个重要问题。1913年8月3日《北方真理报》报道说,中间商们常常把劣质的茶叶贴上“Solchanov & Pechatnov Co.”公司的商标出售给军队。同时,冒用其他公司商标向军队出售假茶的事件也是时有发生。

在中国1900—1901年镇压义和团起义(又称“义和拳”)期间,俄国也有派兵参加。那时的派遣军得以获得大量的饮茶机会。茶叶也正式成为俄国军团必需的口粮。

在中国各地驻军的俄国军队,每天喝茶成为常态,不仅仅是军官,连普通列兵均可享受此待遇。

在1900—1902年间俄国派遣军中连士兵都可以喝茶的原因是,政府拨给军队的军费在当时来说相当可观,而中国国内市场粮食价格又格外低廉,其中驻奉天的俄军几乎每天都会收到茶叶给养。

在那个时期的回忆录中,随处可见提及俄国驻军在各种不同场合饮茶的段落。

在镇压义和团起义以及镇压之后这一段时间里,普通士兵和军官喝茶的区别仅仅是后者配有茶点,而士兵却没有这个待遇。俄国军官们可以把茶和香槟交换着享用,喝茶时配的茶点是饼干、新鲜或风干的蔬果等。这种喝茶方式既适用于个人也适用于团体,俄国军官访问中国商人和达官贵人时也是如此饮茶。

在1904—1905年俄日战争期间,俄国军队也消费了一定数量的茶叶,那个时期从作战地区拍摄的照片可以证明这一点。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野战医院以及其他军队医疗机构部分配备了茶叶,以供士兵康复使用。

在现存的大量图片资料中可以看到,野战医院里的军人或者护士身边有大茶炊。安娜·维鲁波娃的战地相册中就有一幅这样的照片。


摘自《俄罗斯的中国茶时代》(17)
题目为编辑添加

除了枪弹,茶叶也为俄国军队必供品 - 李皖 - 李皖的博客
 
俄罗斯的中国茶时代:1790-1919年俄罗斯茶叶和茶叶贸易
伊万·索科洛夫 著
黄敬东 译
李皖 校

武汉市“黄鹤英才(文化)计划资助项目
全彩印刷 
16开硬壳精装大开本
300余页
2016年12月第1版 第1次印刷
武汉出版社出版

邮购59元 2本100元包邮
购书请进微店:
https://weidian.com/i/2029619762?wfr=c&ifr=itemdetail
  评论这张
 
阅读(117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