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皖的博客

倾听。入戏。吹牛皮。扯椰子。

 
 
 

日志

 
 
关于我
李皖  

职业报人, 业余写作。著有《回到歌唱》《听者有心》《民谣流域》《倾听就是歌唱》《我听到了幸福》《五年顺流而下》《人间、地狱和天堂之歌》《多少次散场,忘记了忧伤——六十年三地歌》《暗处低吟》《亮处说话》《娱死记》《锦瑟无端》等书。在《读书》杂志开有专栏。曾任华语音乐传媒大奖第二、三、四届评审团主席。另编纂有万里茶道著作《重走中俄万里茶道》《俄罗斯的中国茶时代》。商业用途转载, 须先征得同意。非商业用途自便, 惟请注明作者和原文链接。我的邮箱: lwan艾特vip.sohu.com

网易考拉推荐

一日一迪伦112:一时就像阿喀琉斯  

2017-10-08 01:09:19|  分类: 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日一迪伦112:一时就像阿喀琉斯 - 李皖 - 李皖的博客
 


Temporary Like Achilles


Standing on your window, honey
Yes, I’ve been here before
Feeling so harmless
I’m looking at your second door
How come you don’t send me no regards?
You know I want your lovin’
Honey, why are you so hard?

Kneeling ’neath your ceiling
Yes, I guess I’ll be here for a while
I’m tryin’ to read your portrait, but
I’m helpless, like a rich man’s child
How come you send someone out to have me barred?
You know I want your lovin’
Honey, why are you so hard?

Like a poor fool in his prime
Yes, I know you can hear me walk
But is your heart made out of stone, or is it lime
Or is it just solid rock?

Well, I rush into your hallway
Lean against your velvet door
I watch upon your scorpion
Who crawls across your circus floor
Just what do you think you have to guard?
You know I want your lovin’
Honey, but you’re so hard

Achilles is in your alleyway
He don’t want me here, he does brag
He’s pointing to the sky
And he’s hungry, like a man in drag
How come you get someone like him to be your guard?
You know I want your lovin’
Honey, but you’re so hard



一时就像阿喀琉斯

[美]鲍勃·迪伦
李皖 译


我站在你窗前,亲爱的
是的,之前我来过
给人的感觉是人畜无害
我正望着你内室的门
你怎么能对我不管不顾?
明知道我要的是你的爱
亲爱的,为什么还是这般冷酷?

跪在你家屋宇下啊
是的,我想我还会再待会儿
试着要读懂你的画像,但是
这么孤立无助,像一个富人家的孩子
你怎么能差人出来拦阻?
明知道我要的是你的爱
亲爱的,为什么还是这般冷酷?

像一个风华正茂的可怜傻子
是的,我知道你听得到我的脚步声
只是不知道你的心,是石头、石灰
还是坚硬的岩石做成?

好了,我冲进你家门厅
靠着你的丝绒门
观察着
从你马戏场地板上爬过的蝎子
到底是什么,是你一意要保护的?
明知道我要的是你的爱
亲爱的,但你就是这般冷酷

阿喀琉斯现在你巷子里
他不让我待这儿,满嘴大话
用手指着天空
而且他很饥渴,像穿了女装的男人
你怎么能让这样的人做你的卫士?
明知道我要的是你的爱
亲爱的,但你就是这般冷酷


注:阿喀琉斯,希腊神话中的人物,是凡人珀琉斯和仙女忒提斯的儿子。忒提斯为了让儿子成为不死之身,在他刚出生时将其倒提着浸进冥河。但他被母亲捏住的脚后跟露在水外,成了全身留下的惟一“死穴”,在后来的特洛伊战争中被太阳神阿波罗一箭射中了脚踝而死去。


出自专辑《金发女叠着金发女》
发表于1966年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