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皖的博客

倾听。入戏。吹牛皮。扯椰子。

 
 
 

日志

 
 
关于我
李皖  

职业报人, 业余写作。著有《回到歌唱》《听者有心》《民谣流域》《倾听就是歌唱》《我听到了幸福》《五年顺流而下》《人间、地狱和天堂之歌》《多少次散场,忘记了忧伤——六十年三地歌》《暗处低吟》《亮处说话》《娱死记》《锦瑟无端》等书。在《读书》杂志开有专栏。曾任华语音乐传媒大奖第二、三、四届评审团主席。另编纂有万里茶道著作《重走中俄万里茶道》《俄罗斯的中国茶时代》。商业用途转载, 须先征得同意。非商业用途自便, 惟请注明作者和原文链接。我的邮箱: lwan艾特vip.sohu.com

网易考拉推荐

一日一迪伦284:与我的心密切相关 (有人见到我的爱人吗)  

2018-03-29 00:37:58|  分类: 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日一迪伦284:与我的心密切相关 (有人见到我的爱人吗) - 李皖 - 李皖的博客
 

Tight Connection to My Heart
(Has Anybody Seen My Love)


Well, I had to move fast
And I couldn’t with you around my neck
I said I’d send for you and I did
What did you expect?
My hands are sweating
And we haven’t even started yet
I’ll go along with the charade
Until I can think my way out
I know it was all a big joke
Whatever it was about
Someday maybe
I’ll remember to forget

I’m gonna get my coat
I feel the breath of a storm
There’s something I’ve got to do tonight
You go inside and stay warm

Has anybody seen my love
Has anybody seen my love
Has anybody seen my love
I don’t know
Has anybody seen my love?

You want to talk to me
Go ahead and talk
Whatever you got to say to me
Won’t come as any shock
I must be guilty of something
You just whisper it into my ear
Madame Butterfly
She lulled me to sleep
In a town without pity
Where the water runs deep
She said, “Be easy, baby
There ain’t nothin’ worth stealin’ in here”

You’re the one I’ve been looking for
You’re the one that’s got the key
But I can’t figure out whether I’m too good for you
Or you’re too good for me

Has anybody seen my love
Has anybody seen my love
Has anybody seen my love
I don’t know
Has anybody seen my love?

Well, they’re not showing any lights tonight
And there’s no moon
There’s just a hot-blooded singer
Singing “Memphis in June”
While they’re beatin’ the devil out of a guy
Who’s wearing a powder-blue wig
Later he’ll be shot
For resisting arrest
I can still hear his voice crying
In the wilderness
What looks large from a distance
Close up ain’t never that big

Never could learn to drink that blood
And call it wine
Never could learn to hold you, love
And call you mine



与我的心密切相关
(有人见到我的爱人吗)

[美]鲍勃·迪伦
李皖 译
郝佳 校


唉,我得赶紧走了
你搂着我的脖子可不行
我说过我会派人接你并且做到了
你还指望什么?
我的手在出汗
可我们还什么都没干
我同意这样装装样子
直到我能想出法子
我知道这完全是个大笑话
不管它到底怎么回事
也许有一天
我会记得忘记

要去拿我的外套
我感觉到暴风雨的气息
今晚我得去办点事
你到里面去,别冻着

有人见到我的爱人吗
有人见到我的爱人吗
有人见到我的爱人吗
我不知道
有人见到我的爱人吗?

你想跟我说话
直说吧
无论你要说什么
都不会造成打击
一定是我哪里犯错了
你只要对我耳语就好
蝴蝶夫人
她哄我睡觉
在一个没有怜悯的小镇
那里水流深深
她说:“放松孩子
这儿没什么值得偷的”

你是我一直要找的人
你是那个有钥匙的人
但我搞不清楚是你配不上我
还是我配不上你

有人见到我的爱人吗
有人见到我的爱人吗
有人见到我的爱人吗
我不知道
有人见到我的爱人吗?

唉,今夜他们没亮出一点儿光
也没有月亮
只有一个热血歌手
在唱着《六月的孟菲斯》
这时他们正在把一个家伙打得半死
他戴着淡蓝色的假发
稍后因为拒捕
他将被警察枪杀
我依然能听见他呼喊的声音
在荒野里
离远看很巨大的东西
凑近看却未必

永未能学会饮血
还把它叫做酒
永未能学会抱你,亲爱的
还说你是我的


注1:此首歌词多处源自电影台词,尤其是鲍嘉主演的电影中的台词。
注2:蝴蝶夫人,意大利作曲家普契尼的歌剧《蝴蝶夫人》中的女主角。
注3:《六月的孟菲斯》,美国歌手妮娜·西蒙娜的歌曲。


(本博客对书中译文略有修改:
1. “与我的心密切相关”,原译文为“与我的心紧密相关”
2. “你还指望什么?”,原译文为“你还有什么不满意?”
3. “我同意这样装装样子”,原译文为“我会继续装模作样下去”
4. “我知道这完全是个大笑话”, 原译文为“我知道这完全是个天大的笑话”
5. “一定是我哪里犯错了”,原译文为“一定是我哪里做错了”
6. “这时他们正在把一个家伙打得半死”,原译文为“这时他们正在暴打一个家伙”)


出自专辑《帝国滑稽剧》
发行于1985年
《鲍勃·迪伦诗歌集/帝国滑稽剧1980-1985》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7年6月第1版
  评论这张
 
阅读(9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