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皖的博客

倾听。入戏。吹牛皮。扯椰子。

 
 
 

日志

 
 
关于我
李皖  

职业报人, 业余写作。著有《回到歌唱》《听者有心》《民谣流域》《倾听就是歌唱》《我听到了幸福》《五年顺流而下》《人间、地狱和天堂之歌》《多少次散场,忘记了忧伤——六十年三地歌》《暗处低吟》《亮处说话》《娱死记》《锦瑟无端》等书。在《读书》杂志开有专栏。曾任华语音乐传媒大奖第二、三、四届评审团主席。另编纂有万里茶道著作《重走中俄万里茶道》《俄罗斯的中国茶时代》。商业用途转载, 须先征得同意。非商业用途自便, 惟请注明作者和原文链接。我的邮箱: lwan艾特vip.sohu.com

网易考拉推荐

一日一迪伦259:伦尼·布鲁斯  

2018-03-04 02:34:13|  分类: 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日一迪伦259:伦尼?布鲁斯 - 李皖 - 李皖的博客
 


Lenny Bruce


Lenny Bruce is dead but his ghost lives on and on
Never did get any Golden Globe award, never made it to Synanon
He was an outlaw, that’s for sure
More of an outlaw than you ever were
Lenny Bruce is gone but his spirit’s livin’ on and on

Maybe he had some problems, maybe some things that he couldn’t work out
But he sure was funny and he sure told the truth and he knew what he was talkin’ about
Never robbed any churches nor cut off any babies’ heads
He just took the folks in high places and he shined a light in their beds
He’s on some other shore, he didn’t wanna live anymore

Lenny Bruce is dead but he didn’t commit any crime
He just had the insight to rip off the lid before its time
I rode with him in a taxi once
Only for a mile and a half, seemed like it took a couple of months
Lenny Bruce moved on and like the ones that killed him, gone

They said that he was sick ’cause he didn’t play by the rules
He just showed the wise men of his day to be nothing more than fools
They stamped him and they labeled him like they do with pants and shirts
He fought a war on a battlefield where every victory hurts
Lenny Bruce was bad, he was the brother that you never had



伦尼·布鲁斯

[美]鲍勃·迪伦
李皖 译
郝佳 校


伦尼·布鲁斯死了但他的灵魂一直活着
从没得过金球奖,也没去过椴树村
他是个不法之徒,确实如此
比你做过的不法之徒更名副其实
伦尼·布鲁斯走了但他的精神一直活着

也许他有些问题,也许有些事他没能解决
但是他确实有意思他确实讲了实话他知道他在说什么
从没抢过教堂也没砍过孩子的头
他只是把大伙儿带到高处,在他们床上投一束光
他在别的海岸,他不想活了

伦尼·布鲁斯死了他什么恶都没作过
他只是敏锐地揭开了盖子,超前于那个时代
我有一次和他同乘一辆出租车
只是一英里半的路,却像走了几个月
伦尼·布鲁斯继续前行,就像杀害他的那些人,死了

他们说他恶心人因为他不按规矩出牌
其实他只是给人看他那时代的智者不过是一帮蠢货
他们给他盖印给他贴标签就像出厂的裤子衬衣
他在一个战场打了场战争那里每一场胜利都令人伤痛
伦尼·布鲁斯够坏,他是你从不曾拥有的兄弟


注1:伦尼·布鲁斯(Lenny Bruce,1925—1966),美国喜剧演员、社会批评家、讽刺作家,因其表演破坏力太强,1964年被判以“猥亵罪”。2003年,时任纽约州长乔治·帕塔基(George Pataki)就此予以致歉。
注2:椴树村(Synanon),又译“希南农”,原为戒毒康复社区,1958年在加州成立,有以“讲真话”为名的病患者互相刺激的疗法,后演化为邪教组织,至1991年解体。


(本博客对书中译文略有修改:
1. “伦尼·布鲁斯死了但他的灵魂一直活着”,原译文为“伦尼·布鲁斯死了但他的灵魂将一直活着”
2. “也许他有些问题”,原译文为“也许他有一些问题”
3. “从没抢过教堂也没砍过孩子的头”,原译文为“从没有抢劫过教堂或者砍过孩子的头”
4. “在他们床上投一束光”,原译文为“在他们的床上投一束光”
5. “他不想活了”,原译文为“他不想活下去了”
6. “伦尼·布鲁斯死了他什么恶都没作过”,原译文为“伦尼·布鲁斯死了但他什么恶都没作过”
7. “我有一次和他同乘一辆出租车”,原译文为“我和他有一次同乘一辆出租车”
8. “只是一英里半的路”,原译文为“只是一英里半的路程”
9. “他们说他恶心人因为他不按规矩出牌”,原译文为“他们说他令人恶心因为他不按规矩出牌”
10. “其实他只是给人看他那时代的智者不过是一帮蠢货”,原译文为“其实他只是让人看到他的时代的智者不过是一帮蠢货”
11. “他在一个战场打了场战争那里每一场胜利都令人伤痛”,原译文为“他在一个战场上打了场战争那里每一场胜利都令人伤痛”)


出自专辑《来一针爱》
发行于1981年
《鲍勃·迪伦诗歌集/帝国滑稽剧1980-1985》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7年6月第1版
  评论这张
 
阅读(10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