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皖的博客

倾听。入戏。吹牛皮。扯椰子。

 
 
 

日志

 
 
关于我
李皖  

职业报人, 业余写作。著有《回到歌唱》《听者有心》《民谣流域》《倾听就是歌唱》《我听到了幸福》《五年顺流而下》《人间、地狱和天堂之歌》《多少次散场,忘记了忧伤——六十年三地歌》《暗处低吟》《亮处说话》《娱死记》《锦瑟无端》等书。在《读书》杂志开有专栏。曾任华语音乐传媒大奖第二、三、四届评审团主席。另编纂有万里茶道著作《重走中俄万里茶道》《俄罗斯的中国茶时代》。商业用途转载, 须先征得同意。非商业用途自便, 惟请注明作者和原文链接。我的邮箱: lwan艾特vip.sohu.com

网易考拉推荐

一日一迪伦265:每一粒沙子  

2018-03-10 00:27:42|  分类: 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日一迪伦265:每一粒沙子 - 李皖 - 李皖的博客
  

Every Grain of Sand


In the time of my confession, in the hour of my deepest need
When the pool of tears beneath my feet flood every newborn seed
There’s a dyin’ voice within me reaching out somewhere
Toiling in the danger and in the morals of despair

Don’t have the inclination to look back on any mistake
Like Cain, I now behold this chain of events that I must break
In the fury of the moment I can see the Master’s hand
In every leaf that trembles, in every grain of sand

Oh, the flowers of indulgence and the weeds of yesteryear
Like criminals, they have choked the breath of conscience and good cheer
The sun beat down upon the steps of time to light the way
To ease the pain of idleness and the memory of decay

I gaze into the doorway of temptation’s angry flame
And every time I pass that way I always hear my name
Then onward in my journey I come to understand
That every hair is numbered like every grain of sand

I have gone from rags to riches in the sorrow of the night
In the violence of a summer’s dream, in the chill of a wintry light
In the bitter dance of loneliness fading into space
In the broken mirror of innocence on each forgotten face

I hear the ancient footsteps like the motion of the sea
Sometimes I turn, there’s someone there, other times it’s only me
I am hanging in the balance of the reality of man
Like every sparrow falling, like every grain of sand



每一粒沙子

[美]鲍勃·迪伦
李皖 译
郝佳 校


在我忏悔时,在我最深切渴求的时刻
我脚下的泪池淹没了每一粒新生种子
体内升起一个垂死声音它向某处伸展着
爬行在危险中爬行在绝望的道德里

不要有任何反省错误的倾向
就像是该隐,我现在才看到这条必须打破的事件链
在这一刻的暴怒中我能看见主人的手
在每一片战栗的叶子上,在每一粒沙子里

啊,沉溺的花和往昔的野草
就像是罪犯,扼住了良知和欢乐的呼吸
太阳打在时间的台阶上,照亮道路
舒缓那百无聊赖的痛苦和腐朽的记忆

我盯着诱惑的怒火之门廊
每一次当我走过,我都听到自己的名字
继续向前走,我渐渐得以明白
每一根头发都被数过了,就像每一粒沙子

我从赤贫变成了巨富,在夜的悲哀中
在夏之梦的暴力中,在冬之光的寒冷中
在孤独遁空的苦涩之舞中
在映着每一张遗忘面孔的无辜的破镜中

我听着那远古的脚步就像海洋的运动
我转过身去,有时有人在那儿,有时只有我自己
我对人的本质仍摇摆不定
像是每一只坠落的麻雀,像是每一粒沙子


注1:该隐,《圣经》中亚当和夏娃的儿子,第一个杀人者。
注2:“在每一片战栗的叶子上,在每一粒沙子里”,参见英国诗人威廉·布莱克的诗歌《天真的预兆》(“Auguries of Innocence”):“一粒沙子里看一个世界/一朵野花里看一座天堂,/无限在你的手掌里抓攫/永恒在一个时刻里收藏。”
注3:《新约·马太福音》10:30,耶稣说:“就是你们的头发也被数过了。”
注4:“坠落的麻雀”,《新约·马太福音》10:29,耶稣说:“两个麻雀不是卖一分银子吗?若是你们的父不许,一个也不能掉在地上。”


(本博客对书中译文略有修改:
“体内升起一个垂死声音它向某处伸展着”,原译文为“身体里升起一个垂死的声音它向某处伸展着”


出自专辑《来一针爱》
发行于1981年
《鲍勃·迪伦诗歌集/帝国滑稽剧1980-1985》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7年6月第1版

  评论这张
 
阅读(2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